親子天下雜誌

親子天下LOGO區活動banner

字體

柯文哲:我們急需人格教育

柯文哲:我們急需人格教育

圖片來源:黃建賓 攝

醫師就是園丁,園丁不可能改變春夏秋冬,只能讓花長得更好看。醫師也不可能改變生老病死,但是可以儘量減少身體或是精神的痛苦。關鍵就是「盡力」而已。

今年五十二歲的柯文哲,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國際級的心肺重症專家。他可以讓沒有心臟的病人使用葉克膜(ECMO),維持十六天生命,再接受心臟移植,最後清醒的自己走路出醫院。至今用葉克膜救治人數超過一千五百人,是世界第一,其中包括台中市市長夫人邵曉玲。

柯文哲受老師朱樹勳影響,進入外科加護病房,成為台灣重症醫學教育家。他推動台灣器官捐贈移植網路登錄系統和器官勸募網絡系統,接受《康健》雜誌訪問時說:「我還以為將來可以因為這些,得醫療奉獻獎,但沒想到卻因此下台。」

最近讓他聲名大噪的,不是因為外科專業,而是台大醫院爆發誤植愛滋器官疏失。柯文哲是當時的器官移植小組召集人,他毫不修飾的發言,總是引起媒體注目。

「這麼爛的制度是誰設計的?是偶!人是我招考、我訓練、我管理,作業手冊全部是我寫的,我負責呀!」柯文哲是目前為止,唯一被懲處的人,直言不諱、一肩承擔的個性,也讓他儼然成為悲劇英雄。

柯文哲在立法院簡短的報告指出,這個案子是典型的瑞士乳酪理論,每個錯誤就像乳酪的洞,都恰巧沒有堵上,光就穿過去了。「這個洞要擋住,不是用SOP(標準作業流程),是人對工作的熱情。」

年輕時的柯文哲曾相信「人定勝天」。他描述自己醫術日益精進,躋身名醫後,看到數據和心電圖,還沒看到病人就脫口說:「急性心肌炎」。但現在,在他的眼中,又重新看到在家庭和社會中牽扯不清的「病人」;而非數字和病理報告中呈現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