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藏在科幻作品底下的深刻人性

2015.08.03 (更新 2016.01.21)

by 引用自《戰爭遊戲外傳:安德闇影》│林翰昌(科幻毒瘤) (親子天下)

蘊藏在科幻作品底下的深刻人性

  • A-
  • A+

《安德闇影》是一個大系視角轉換的過程。安德的成長歷程造就出他「非人」的生命評價;嚴格說來並非人類的小豆卻能在類似的環境下學習怎麼獲得友情,乃至於親情的溫暖。

把時間撥回到1999年。當時科幻界人士耳聞卡德即將推出承襲自《致命兒戲》(《戰爭遊戲》,Ender’s Game,1985)劇情的新作,無不倍感興奮。儘管《致命兒戲》的「正宗」續集是《亡靈代言人》(Speaker for the Dead,1986) ,以及其後的《異星獵殺》(Xenocide,1991)和《心靈之子》(Children of the Mind,1996),相較於後來致力於客觀論斷亡者、促使世人對其產生同情,乃至於尊重式了解的「亡靈代言人」,科幻讀者心目中的安德(魯)‧威金,恐怕還是那個活躍於戰鬥學校,不管面對多少險阻、情勢多麼困難,卻總是能突破橫逆、萬勝不敗的天才少年。所以就算《安德闇影》主要描述的對象並非安德本身,讀者還是期待能一探更多第三次蟲族戰爭時期的祕辛。

也正由於安德的命運已經在結尾和續集中成為定局,卡德只好另起爐灶,從一干安德身邊的輔佐者中挑選出最特殊的小豆,擔綱起這部平行小說(parallel novel),乃至於後續發展出的「闇影」大系主角。此時,作者所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如何避免把小豆寫得和安德一樣。

這樣的擔心並非無的放矢,只要回想起《致命兒戲》中小豆出場的片段,讀者對他的印象大概不外乎是「縮小版」安德,甚至在某些牽涉到少年霸凌的橋段,安德對待小豆的方式,大致上也反映出安德自身歷經種種不公平對待後的心理狀態。

於是本書裡,小豆在設定方面有著最根本的突破:他比安德還聰明,而且歷經幼年時期的街頭求生,他傾向依照「自己的規則」行事──亦即「不擇手段」攫取資訊,對事物進行全盤分析,掌握關鍵情資後才付諸行動。讀者也這可以透過他近乎全知的視角,重新檢視安德故事中的關鍵事件,進而更加明瞭軍方當局的種種安排,同時也避免已知的結局發展反而侷限住故事內涵。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