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世杰:學生成就低 原因不在資源,在管理

  • A-
  • A+

三方法,從制度面搶救孩子

因此,我希望新政府可以結合民間力量,努力以下三方面的工作,缺一不可:

一、證據本位的有效教學。鼓勵公私立機構發展證據本位(evidence-based)的有效教材教法及運作模式,不論紙本或線上教材,都要讓全國教師容易交流、容易取得。

政府應提供二至五歲的早期教育給最弱勢的兒童,並建立三級預防與介入系統。預防勝於補救,普通班的教學也必須提升,才可能大量降低補救教學的人數。

二、績效責任的系統。發展國家級的學力進展監控系統,由各縣市進行評量。校務評鑑中,基礎學力的成長在校務評鑑中的比重可以增加到五○%以上,甚至可以和校長、老師的薪給連動。這樣的系統,學力的進步或退步,會被決策者看見,民選地方首長、各級學校校長及老師都會更願意努力提升基礎學力,首長甚至可能把提升學力當成政見,因為可以在任期內看到成效。

三、在地執行的彈性。現在國中小,不管其平均學力的強弱,其教室裡的教學內容和進度幾乎全國一致,不識ABCD的學生,必須和中級英檢通過的同學,考一樣的段考。教學進度、評量方式、教材教法、課程組合和補救教學的實施,都必須給地方彈性;讓縣市政府、校長、主任、甚至老師,都有決定權,找到最適合學生的方法。

除了以上三項,另外一項最快速、省錢的做法,是為學力低落的學校找到好校長。

以我認識的Z校長(東部)、C校長(中部)、W校長(南部)為例,他們的能力經驗,絕對是都會區明星學校要爭取的。但他們長時間的留在離島、偏鄉的弱勢國小,他們的教育理念清楚,絕不會為了特色犧牲基礎學力,而且,他們可以把每一個普通班的老師帶起來,讓他們有尊嚴的在教學裡找到最大的成就感。有這樣的校長,低成就的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但現況是愈有經驗、表現愈優的校長,卻愈往都市走,愈離開最需要他們的地方。

如果新政府能結合企業界或非營利組織提供足夠的誘因(包括經濟的及榮譽的),讓最弱勢的學校,得到最好的校長,並給予足夠的資源,降低代課老師比例,低學力的問題,一定能快速改善。若能結合科技部價值中立的專案研究,先鎖定少數的學校進行實驗,找到真正有效的方法,再來大量推廣,我認為是值得嘗試的。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