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世杰:「洋涇濱英語」 不必大驚小怪

2016.07.01 (更新 2016.10.07)

by 曾世杰 - 臺東大學師範學院院長 (親子天下雜誌80期)

曾世杰:「洋涇濱英語」 不必大驚小怪

PourquoiPas-pixabay-by-CC0-Public-Domain

  • A-
  • A+

台灣語言教學的重點常放在正確性上頭, 但文字、語音會隨著時代而演進變化, 語言歧異本來就無足為奇,更不必責怪。

人類自古就有把語言文字神聖化的傾向。天主教會從第四世紀起,就以拉丁文進行彌撒,一千多年過後,絕大多數的信徒,甚至神職人員,都不會說這種已經死亡的語言時,一九五九年梵蒂岡才允許各地教會使用方言彌撒。語言神聖,文字更是。傳說中,倉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朱自清這樣解釋:「人有了文字,變機靈了……辛辛苦苦種地的便少了。天怕人不夠吃的,就降下米來……鬼也怕機靈的人用文字來制他們,所以夜裡嚎哭。」原來語言文字是有魔法的,可別想要動它。這種看法至今猶然。

例一:張大春對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編輯群叫陣,他不滿意新辭典近年納入新的用字,如倒楣亦作倒霉、倒煤;筋疲力竭亦作精疲力竭。張大春罵:「劃下道兒來罵你……編出這樣不學無術的字典來,還敢假與時俱進四字以為名義,那我還是退化到底得好!沒出息。」

例二:柯P認為台灣孩子英語能力不佳,指示教育局要在小學的各科課程以「中英文夾雜」方式授課。這說法立刻被翟本喬打臉:「夾雜……只會練出錯誤習慣,很多『撂英文』卻撂出中文語法的例子,很可能都是這樣來的」。

語言是活的,隨時間演化改變

這兩個例子的評論者有一個共同點,他們的心裡,都有一套標準語言的存在。

其實語言學有兩種取向,一個是處方式語言學(prescriptive linguistics),另一個是描述性語言學(descriptive linguistics)。處方式語言學假定有標準語言存在,所以,某些用法是正確的,某些用法是錯誤的。反之,描述性語言學認為所有的語言都不停的在演化,隨著時間、文明進展及文化互動,不斷出現新的用法和新的詞彙。語言學的使命,不在批判語言演化過程中的變化,只是盡責的描述即可。

重編國語辭典編輯群們顯然是描述性語言學取向的,例如劈腿這個詞,三十年前編的辭典裡,只有兩解:一種武術或舞蹈動作,將兩腿撐開成一字貼於地面;另一是,將腿張開成八字,是汙辱女性的話。近年劈腿有近於外遇的新用法,既然它持續出現多年,就應該納入辭典,讓辭典成為保留語言演化的重要工具。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