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心科醫師顏正芳:別忘了,過動診斷對家長有多苦澀難嚥

2016.12.27 (更新 2019.05.02)

by 李宜蓁 (親子天下)

兒心科醫師顏正芳:別忘了,過動診斷對家長有多苦澀難嚥

shutterstock

  • A-
  • A+

當教育跟教養整體環境不利於過動兒,來自內外的各種壓力都集中在家長肩上,兒心科醫師顏正芳提醒,過動兒家長不該再被指責挑錯,應該給他們更多的心理支持跟實質協助。

過動症(注意力缺陷過動症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的治療中,家長往往是最關鍵、也最沈重的一環:教養孩子的直接壓力,夫妻看法不一致,承受來自家庭內部的指責,常要面對來自學校跟安親班老師的投訴、其他孩子和家長的告狀,決定是否帶孩子就診、是否接受治療、是否用藥,同時也可能要承受「帶孩子看醫生、吃藥,是不稱職家長」等誤會。

ADHD家長難以接受的沉重

或許外界也不明白,即便家長再有心理準備,家長自己也觀察到孩子諸多困擾,在醫師為孩子下ADHD判斷的那一刻,家長第一反應通常是憤怒、難以接受。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醫院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顏正芳在兒童心智科看診已經第24年,卻總是跑出診間外,他經常與高雄市教育局學生諮商輔導中心、心理師、其他兒心科醫師一起舉辦過動兒親職公益演講,也常到學校跟特教團隊開個案討論會。顏正芳走出白色巨塔,將冰冷的研究跟數字擺一旁,貼近家長跟學校現場,行醫多年後他終於體會到家長的矛盾與憤怒,其實是不忍心看到孩子在漫長成長道路上受苦,又沒自信是否做了對孩子最正確的抉擇。

顏正芳舉例,有時孩子被老師反應,請家長帶來評估,家長在診間一面抱怨學校老師的差別對待,一面又說孩子有多難教,讓家裡日子多難過,「我還不用開口問,家長就已經講了七、八個符合診斷的症狀。之後當我不得不向家長表示:『你的孩子看來符合ADHD的診斷』時,家長卻又生氣:『你是憑哪一點這麼說?』」

兒心科醫師顏正芳:別忘了,過動診斷對家長有多苦澀難嚥

兒心科醫師顏正芳呼籲社會應該給過動兒家長更多心理支持跟實質協助。黃建賓攝

兒心科醫師還要處理夫妻衝突

兒童心智科醫師主要工作的對象是家長,看診花在家長的時間有時比小孩更長,當夫妻不同調時更是如此。顏正芳常在初診,看見爸爸媽媽帶孩子一起來,但當他在跟小孩、媽媽對話時,爸爸不但站在後面、還雙手抱胸,顏正芳心裡有底,問診快結束顏正芳詢問爸爸想法,爸爸最後才放砲:「我完全不同意今天來,都是因為我太太......」「這時兒心科醫師又變成要處理夫妻問題,」顏正芳有點無奈的說。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