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姝蓉:我不懂你,但我愛你──談如何陪伴憂鬱症子女

2017.05.02

by 陳姝蓉 (獨立評論@天下)

  • A-
  • A+

父母的陪伴當然是重要的,然而陪伴過程需要加入真正的理解,即使最終還是感覺不懂,但嘗試理解的態度,已經是一種積極的作為了。試著聽聽憂鬱症子女所經驗到的疾病歷程,以及生病所造成的影響,然後說說父母自己的理解、自己的困惑,或者分享自己想幫忙卻使不上力的心情,問問孩子自己還能做些什麼?我的經驗中,孩子通常會問父母:「我生病了,你還愛我嗎?」而父母對於這個問題通常感到訝異,多半他們的回應是:「那當然。」(當然也有少部分父母是不接納的,但這樣的父母自然不可能進到陪伴的歷程)。

對於父母的訝異,我的理解是:多半的華人父母認為愛是不用說出口的。然而對於罹病的子女而言,父母是否會因為自己的疾病而覺得丟臉、失望,進而失去對自己的關注,是需要加以核對及確認的。此時,父母的陪伴、理解、以及確認彼此關係的連結,有助於子女在脆弱的時刻,知道自己仍然被愛、被牽掛、被關注,而能比較有力量撐過憂鬱的襲擊。此時的父母,站在子女的身旁,不離開地持續表達關注、但也不涉入子女因應憂鬱的歷程[2],陪伴本身,就是支持孩子繼續活著的力量。但是,該如何面對症狀的影響,也只有罹病的子女自己能夠決定。

▋接受孩子最終的選擇吧
有些憂鬱症患者在極度痛苦時,還是會有自殺身亡的機會,這對父母而言,不只是失去子女,更難堪的是以自殺的方式離開。但我只能說,這就是孩子當下面對痛苦時所做的抉擇。父母此時能做的,也就是好好的與心愛的子女道別,以及面對自己的失落。這很難,但似乎也無其他路徑。

我覺得生命之苦,在於人無法控制每一件事都能盡如己意。憂鬱症就像是一匹闖入叢林的野馬,踩踏了原本該逐漸茁壯的樹苗,父母看著自己呵護的樹苗受到傷害,無不驚慌失措,也不知為何野馬要闖入,這是一種失控、不在規劃內的意外。驚慌之餘,是找到方法安撫野馬、或是展開一連串驅離、拉扯野馬的過程,對父母真的是難為的考驗。

(作者曾是精神科護理師、目前為彰師大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兩個孩子的母親。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1] 有時父母的價值觀來自於文化的形塑,所謂與父母有關指的是透過父母所傳遞的文化意識-如要讀書才有出息、女孩應該要端莊嫻熟等等。

[2] 出現自殺危機時,還是必須協助就醫的,因為自殺意念出現時,罹病的子女想脫離的是痛苦的感受,而非生命本身。

延伸閱讀:
在瑞典,心靈生病不是不光采的事
我們還要忽略心理健康多久?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