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柏林影展最佳紀錄片導演黃惠偵:幸好我還有一本小字典

2017.09.28 (更新 2017.11.29)

by 黃惠偵 (遠流出版《我和我的T媽媽》)

2017柏林影展最佳紀錄片導演黃惠偵:幸好我還有一本小字典

影片《日常對話》中的一幕,看似平常的母女餐桌對話,卻是黃惠偵多舛人生的關鍵一幕。遠流出版提供

  • A-
  • A+

一個從六歲開始就跟著媽媽牽引亡魂做陣頭,只讀過小學三年就失學的小孩,不但沒有長「歪」,竟然成為導演,拍片還獲得德國柏林影展最佳紀錄片。沒去上學的日子,她都在做什麼呢?她如何讀書識字、學英文、剪影片呢?

在2016年片子完成也開始放映後,每一次的映後座談總有人會好奇,在那些沒能去學校上課的日子裡,我都在做些什麼? 如何學習? 為什麼沒有長「歪」或往下掉?

我知道自己在許多人眼中是個挺勵志的特例,但造成這樣一個特例,不是因為我有多努力,而是在我成長的路上受到來自很多很多人的好意。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好意,給了一個年輕生命許多機會去成為她自己。如果有天我們的社會能夠真正進步到可以給予每個孩子足夠的好意,那麼像我這樣讓人覺得勵志的經歷就不會是例外,可以成為一種更好的常態。

我人生中的第一所學校,是永平國小。雖然不太喜歡學校發的深藍色短裙,但是我很喜歡繫條鬆緊帶的橘黃色帽子,喜歡自己穿上一身學校制服,看起來就跟其他小孩一樣。

但看起來一樣,終究不是真的一樣。

記得先是看見課本中所描繪的家庭,一個跟我經驗裡完全不一樣的家。課本裡的媽媽總是穿著洋裝灑掃庭院跟下廚,並且帶著溫柔微笑對家人噓寒問暖;課本裡的父親總是穿著筆挺在家看報或提著公事包去上班,並且會在假日時帶家人出去玩;課本裡的小孩總是並肩坐在一起快樂地吃點心、學才藝、彈鋼琴。

原以為出錯的是課本,但是坐在教室正中央的班長和副班長都說,課本上畫的都跟他們家好像,然後有愈來愈多同學也舉手說跟他們家一樣,我才發現,原來出錯的是自己。

接著是老師給的週記作業。我聽著其他同學寫的假日精采遊記,自己卻半個字也交不出來,因為我們家從來就沒有什麼家庭旅遊,就只有跟著媽媽做牽亡時,領著亡魂到陰間地府的半日遊。

學校是個迷你版的小小社會,天真但不一定無邪的孩童們在其中學習複製大社會的一切,競爭、比較、分類、排擠、畫圈。於是很自然地,我在班上幾乎沒有什麼朋友,沒有人會主動找我玩,我也不會主動加入任何人的朋友圈。同學中與我互動最多的,應該就是那個永遠坐在第一排,需要用放大鏡才能看到課本上文字的男孩。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當期雜誌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