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惠文:母嬰同室讓我從醫生變病友

2018.03.21 (更新 2020.02.12)

by 精神科醫師 - 鄧惠文 (親子天下)

鄧惠文:母嬰同室讓我從醫生變病友

Shutterstock

  • A-
  • A+

精神科醫師鄧惠文鮮少公開談論自己當母親的經驗。3年多前,她生下女兒,更了解作為母親的艱難。過去,她是協助憂鬱症患者的專業人士,自己生產後,走入產後憂鬱媽媽支持團體,淚水潰堤,幾乎成為病友。

 我聽過很多經歷過母嬰同室的媽媽說:「如果有下一胎,絕對不要再去母嬰同室的地方生了」。

以我為例,我也在推廣母嬰同室的醫院生產。一開始,我一點懷疑也沒有,「我怎麼可能讓我寶貝的小東西離開我幾天呢?當然是要放在我旁邊!」問題是,沒生過小孩、不知道生小孩可以多累啊!

生產後的幾天,我體驗到一種不定時的全身發冷,用我毫無根據的想像來說,就是氣血大大損耗之後的虛寒吧。那種冷,只能說就像武俠小說描述的,某種「寒冰毒」之類的恐怖東西,從身體裡面一直冷起來,不管蓋再多被子都覺得冷,冷到懷疑自己能不能活著。

累到不行,卻不敢睡也睡不著

可是寶寶就在我身邊,我自己生性的緊張,加上手足無措時只會發號施令的孩子爹,讓我完全無法休息。第二天晚上,我打定主意要鬆懈戒備睡一下,才入睡沒多久,就基於一種「母親的直覺」醒過來,本能的查看小孩,發現都還沒開始喝奶的她,口中吐出了一些咖啡色物體!此時護士真的很熱心協助,立刻帶寶寶到嬰兒室接受檢查,一兩個小時之後,她被送回來,醫師交代「目前看起來還好,請你們繼續留意看有沒有再吐」。

然後,接下來幾天我就完全不敢睡也睡不著了。

母嬰同室再加上「積極鼓勵」一直不肯吸吮的小孩喝母奶的策略,讓我這個研究產後心理的「專家」,沒幾天就淪為憂鬱病友。無法控制的一直哭、一直哭,不斷地吶喊著:「可不可以讓我休息一下!」

溫柔的護理長發現我快要崩潰了,委婉的說:「我們有一個母奶媽媽團體,明天早上你可以來參加。」護理長怕我尷尬,還幫我找了台階,客氣的說請我去觀察指導。第二天早上,我鼓起勇氣走進團體,一坐下來就淚如雨下。到底在哭什麼?現在回想,真的沒什麼好解釋的。就是很累很累,累到不行只能哭。那天有一位「畢業」的媽媽回來分享經驗,她說產後母嬰同室那幾天,她跟老公都累到懷疑自己「快要往生了」,那一刻我才覺得,原來我並不孤獨啊!

我家老公雖然號稱很有責任感,但在我產後第三天開始,他就因為疲累而不時無法自主的陷入昏睡狀態,任憑小孩子怎麼哭、怎麼鬧,你喊他、搖他、踹他,他都繼續打呼和磨牙,沒睡滿幾小時絕對不會醒。

這真是生平第一遭,我體驗到女人的偉大!奮力生小孩的是我,而且生產之前我躺床安胎足足半年,躺到後來一站起來就低血壓昏倒,體力極差。明明我比他更累啊!加上傷口痛、膠帶過敏、冰寒虛冷,乳頭被擠到發炎,明明非常愛睡,我卻為了觀察小孩而睡不著,那位當爸的為什麼能睡啊!

可以不要再逼她了嗎?

回顧這段歷程,我仍心有餘悸。母嬰同室立意美善,畢竟像我們這種年邁力差的新手父母算是特例。但是,如果缺乏其他選項,任何產婦都只能接受母嬰同室的安排,甚至在社會上形成「夠愛小孩的母親都應該喜歡母嬰同室」,「只想休息的產婦是懶惰自私的女人」的意識,不考慮產婦身心狀態的差異,那麼這種意識對女人就可能是是一種虐待。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