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郅忻:我朝外婆家跑,以為能從此不再與母親分離

2018.05.03

by 張郅忻 (木馬文化《孩子的我》)

張郅忻:我朝外婆家跑,以為能從此不再與母親分離

Shutterstock

  • A-
  • A+

在破碎、片段的童年回憶中,我記得父母離異前,在外婆家生活的點點滴滴,也記得為了找尋母親,第一次的小叛逃。回憶如蚊子叮咬,在心底深處騷動,我仍然記得,自己曾是誰家的孩子。

有些記憶是向後退的,像一齣倒帶電影。我家到外婆家其實不遠,過三條街口,經四連樓房就是。三歲前的我由外婆看顧,直到父母離異,父親不讓我與母系親族聯繫,所有聯絡轉為地下。也許有人會問,那麼小的孩子能記得什麼?確實,有關當時的記憶都是片段的、拼貼的,正因如此不完整、破碎,被我小心翼翼存放心底。
  
我記得,外婆帶發燒的我去鄰近診所,老醫生說得打一針,外婆安慰我,像蚊子咬一口,不痛。我忍住不哭,只是多年後想起,回憶如蚊子叮咬,在心底深處騷動。我記得,外婆家從布莊改為銀樓,零星販售小孩飾品,我常被妝點得虛虛華華。儘管長大後時常掉東掉西,對於這些能穿戴於手腕頸脖的小東西依舊眷戀。

外婆家隔壁是雜貨店,我每天都能打開透明冰箱,拿一罐養樂多。雜貨店前設有檳榔攤,我稱老闆娘檳榔叔婆。檳榔叔婆!我大聲喊,得到幾顆甜甜蜜蜜的糖果。這條街路是小鎮最熱鬧的地方,原來皆是自家營生店面,多年後幾乎全租給外來客。只餘檳榔攤還在,檳榔叔婆記得我是誰家的孩子。幾年後,檳榔攤也收了。走在街路上,記憶總是轉瞬倒退。我記得,自己曾是誰家的孩子。

出走,找回親情的首次冒險
  
一個孩子對於親情能有多深的記憶與依賴?那回出走,是我人生裡對親情的首次冒險。天仍光的午後,我家還是牛排館,覓食的人們湧入,大人忙進忙出,我趁隙溜出去。再來,是跑。不停朝外婆家跑,方向正確嗎?我懷疑自己,並安撫自己。奔跑途中,所有景物經過我,復被我遠遠甩在後頭。我只留意地面起伏,這家地板略高,那處需留心有階梯。長高後不覺困難的起落,對我尚矮小的身體並不容易。我不害怕,以為只要走得過、逃得了,從此能與母親不再分離。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