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誰是逃難者?

2018.09.05

by 褚士瑩 (親子天下)

褚士瑩:誰是逃難者?

shutterstock

  • A-
  • A+

我們對待逃難者的方式,就是我們對待世界的方式,同時也是世界對待我們的方式。印度聖雄甘地說的這一句話:「成為你在世界上想要看到的改變。(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一直讓我謹記在心,不是因為我是國際NGO工作者,而是因為我是一個人...

生長在和平中的人,很難想像「逃難」是任何時代,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

除了戰爭爆發之外,地震、洪水、大火這些天災,可能發生在地球的任何一個角落,讓我們的身分,瞬間從一個普通人,變成一個逃難者。這是我們很難想像,不願意想像,卻是有可能發生的事。

甚至在富裕的日本,隨著中小型鄉鎮的經濟衰退、高齡老人的超獨居時代來臨,也形成了另外一種「購物難民」。

「購物難民」指的是在自家徒步10分鐘左右的距離內沒有商店,要買生活必需品十分不方便的人。因為經濟太差,許多地方車站商店街原本提供完整生活機能的各種小店,都紛紛因為經營不下去而拉下鐵門,如果是行動不便的高齡者,無法自己開車、騎車,當地也幾乎沒有任何公眾交通工具可以使用,也不會使用電視或網路購物、宅配到府,這些老人家就因此陷入就算有現金,也無法買到生活必需品的窘況,甚至在屋內餓死、熱死、渴死很長時間後,才被發現的情形。

這些老人家即使身在富裕、便利的國家,也實質過著難民的生活,但是他們甚至無處可逃。

在閱讀《逃難者》這本結合了德國納粹(1938)、古巴移民潮(1994),到敘利亞內戰(2015)三段史實的逃難故事時,我的記憶立刻回到自己站在維也納車站,看著敘利亞難民前往德國的轉運大站的情景。

一般民眾對於難民的刻板印象就是「又餓又窮又可憐」,但是這用來形容我眼前的這些難民並不符合。

他們很多是醫師、律師,或是有錢人家的青少年,在維也納車站裡的超市結帳的時候,他們掏出五百歐元的大鈔付錢,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用過這種大鈔。

當時,許多人看到敘利亞難民手中的大鈔,或是最新款的iPhone,就下了簡單的結論:他們根本不可憐、不需要幫助。

英國《獨立報》因此寫了一篇文章,我很認同這個標題:「很訝異敘利亞難民有智慧型手機嗎?很抱歉我必須告訴你,你是大白痴。(Surprised that Syrian refugees have smartphones? Sorry to break this to you, but you're an idiot.)」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