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珍:我們活在一個可以操弄理解的時代

2019.03.12 (更新 2019.04.16)

by 黃國珍(品堂學創辦人,《閱讀理解》學習誌創辦人兼總編輯) (親子天下出版《閱讀素養》)

黃國珍:我們活在一個可以操弄理解的時代

Shutterstock

  • A-
  • A+

在這個資訊爆炸且高速交流的時代,事事求效率,往往少了一點假設和推論的思辨,依賴經驗或直覺去判斷,因而被操弄卻不自知。那麼,孩子是否具備好奇、質疑,以及假設、自主探究的「高階思考力」,去面對這個複雜、多元又充滿未知的世界呢?

世界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這段話寫的深刻動人,傳達了愛、無奈、失望、期待與默默的堅持。這麼美的文字,你可知道源出何處嗎?如果你說「泰戈爾」,很棒,那表示你之前讀過這段話,不過可能不是讀原著,而是從網路上看到的。記得是泰戈爾很好,但是這段感動許多人的文字,並不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印度詩人泰戈爾所寫,而是出自香港作家張小嫻在一九九七年發表的小說《荷包裡的單人床》。

張小嫻的原文如下: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這個時代,分享的速度比理解還快

張小嫻曾經親口在公視頻道蔡康永主持的《今夜不讀書》節目中,說她解釋過很多次了,不曉得為什麼大家會誤傳成是泰戈爾的作品。這段網路上瘋傳的金句,竟是一場網路資訊的大烏龍。這個誤會是怎麼造成的?網路上至少有四個版本的解釋,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查。但是我從這個事件上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這個時代,我們分享的速度比理解還快!

沒有任何時代像現今一般,訊息的取得和交流如此廉價又頻繁,而判斷的時間卻如此有限。依賴經驗或直覺的快思主導了閱讀的理解,卻疏忽了多一點深究的慢想。

我自己跟許多人一樣,第一次讀到「世界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這段話,是因為朋友分享在臉書上,閱讀的當下我也被這深情的文字打動。在感動的同時,我的腦子也轉動了起來:「泰戈爾的詩集,我之前讀過,也很喜歡,但這段話是出於泰戈爾哪一首詩?前後文又寫了什麼?這首詩的主題是什麼?」在「想知道更多」的好奇心驅使下,我開始上網查詢。沒想到才在網頁鍵入關鍵字,馬上發現這句話根本不是泰戈爾的作品。這很驚人啊!不到一分鐘就能正確理解的事,卻在網路世界裡被這麼多人誤傳!

這讓我想到另一位小說家說的話。

安伯托.艾柯(Umberto Eco)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哲學家、歷史學家、文學批評家,更是全球最知名的符號語言學權威和小說家。艾可在他四十八歲時才推出第一本小說《玫瑰的名字》,該書自一九八○年出版後,迅速贏得各界一致的推崇與好評,除榮獲義大利和法國的文學獎外,亦席捲世界各地的暢銷書排行榜,銷售迄今已超過一千六百萬冊,被翻譯成三十五種語文。一次他接受採訪,記者問他:「虛構能以它的某種方式獲得實體和真實嗎?」作為一位語言符號學家和小說家,安伯托.艾柯如此回答:「是的,虛構能夠創造真實!」

虛構能夠創造真實,乍聽之下令人不解,但真實的情況似乎是如此。在小說的領域中幾乎所有作品都有杜撰的成分,一如日本小說家春上村樹在二○○九年耶路撒冷文學獎的得講演說「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中所言:

今天,我以一名公認的謊言製造者,一名小說家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

不只小說家說謊,當然。如我們所知,政治人物也說謊。外交官與軍人有他們專屬的謊言,二手車銷售員、屠夫和建築師也是如此。不過,小說家的謊卻有所不同,沒有人會批評小說家的這些謊言是不道德的。沒錯,就像他的謊說得愈大、愈好、創作愈巧妙,愈會受到大眾和批評家的讚美。為何如此?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