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同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標準答案往往跟你想的不一樣

2019.05.24 (更新 2019.06.03)

by 米蘭.昆德拉 (親子天下出版《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

你認同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標準答案往往跟你想的不一樣

shutterstock

  • A-
  • A+

對許多臺灣人來說,國家認同這個議題的重要程度,甚至足以詆毀所有質疑其重要性的人。但是,國家認同真的很重要嗎?褚士瑩透過一篇文章帶孩子做重要的哲學思辨。

俄國人於一九六八年占領我的祖國,當時我寫的書全被查禁了,一時之間,我失去了所有合法的謀生管道。那時候有很多人都想幫我。一天,有位導演跑來看我,問我要不要把杜思妥也夫斯基的《白痴》改編成劇本,再以他的名義發表。

為此我重讀了《白痴》,也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我餓死了,也無法改編這部小說。因為我厭惡書中的那個世界,一個由過度作態與暗晦深淵,再加上咄咄逼人的溫情所堆砌起來的世界。

為什麼會對杜思妥也夫斯基有這般突如其來的強烈反感呢?是身為捷克人,因為祖國被占領而心靈受創,所反射出來的仇俄情緒嗎?不是。是對杜思妥也夫斯基作品的美學價值有所懷疑嗎?也不是,這股對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強烈反感,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這種感覺根本沒有絲毫的客觀性。

杜思妥也夫斯基之所以讓人反感,是因為他書中的氛圍;在那個宇宙裡,萬事萬物都化為情感;也就是說,在那兒,情感被提升至價值與真理的位階。

捷克被占領之後的第三天,我驅車於布拉格和布德若維斯城(卡繆的劇作《誤解》中的背景城市)之間,在路上、在田野裡、在森林中,處處可見俄國步兵駐紮的軍營。車行片刻,有人將我攔下,三個大兵動手在車裡搜索。檢查完畢,方才下令的軍官用俄語問我:「Kak chuvstvuyetyes?」意思是說:「您有何感想?」問句本身既不凶惡也無嘲諷之意,問話完全沒有惡意。軍官接著說:「這一切都是誤會。不過,問題總會解決的。您應該知道我們是愛捷克人民的。我們是愛你們的!」

原野的風光遭到坦克摧殘蹂躪,國族未來的數個世紀都受到牽連,捷克的國家領導人被逮捕、被劫持,而占領軍的軍官卻向你發出愛的宣言。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占領軍軍官並無意表達他對於俄國人入侵捷克的異議,他絕無此意。俄國人的說法和這位軍官如出一轍:他們的心理並非出自強暴者虐待式的快感,而是基於另一種原型──受創的愛。為什麼這些捷克人──我們如此深愛的這些捷克人,不想跟我們一塊兒過活,也不願意跟我們用同樣的方式生活呢?非得用坦克車來教導他們什麼是愛,真叫人感到遺憾。

感性對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但是自從人們認為感情代表某種價值、某種真理的標竿、某種行為判準的那一刻起,感性就變得令人害怕了。最高尚的民族情感好整以暇,隨時準備為最極端的恐怖行徑辯護;人們懷抱滿腔抒情詩般的情感,卻以愛為聖名犯下卑劣的惡行。

感性取代了理性思維,成為非知性和排除異己的共同基礎;感性也成為如榮格(Carl Gustav Jung)所說的「暴行的上層結構」(la superstructure de la brutalite)。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