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永遠都在,命只有一條」爬山教會孩子與我的冒險教養學

2019.07.03

by 王士豪(天下出版《瘋高山》)

「山永遠都在,命只有一條」爬山教會孩子與我的冒險教養學

高山醫學權威王士豪與妻子帶著小二、小五的孩子一同攻頂玉山。圖:天下生活提供

  • A-
  • A+

高山醫學權威王士豪就讀醫學系時,曾遇山難被救,從此發願回饋社會,投入高山醫學領域。原以為這幾年的專業與經驗已明瞭源自每次登山越嶺的學習,王士豪卻在帶著小二與小五的兒女登上座座山峰後,慢慢領悟出自己的冒險教養學……

二○一六年十一月,我們全家走訪了玉山。

登山前一天看天氣預報是「陰偶陣雨」,也就是從台北往塔塔加鞍部那天,開車應該還可以。登山第一天遇上「陣雨」,要從塔塔加鞍部走到排雲山莊,約需四至六小時,若裝備齊全、穿著確實,淋點雨還不至於會讓內層衣服濕掉。第二天「晴時多雲偶陣雨」最難捉摸,這天要從排雲山莊,登頂到玉山,之後再往下走回登山口;是此行海拔高度最高、風口以上到玉山主峰全無遮蔽,而且行走路程最遠的路段。

綜合評估之下,我們決定走到哪,算到哪,當退即退,安全第一,盡力而為。

前一天我們順利抵達塔塔加。吃完晚餐後,我提醒兒子Peter和女兒Cindy早睡才能早起,早起的天氣有利於接下來的行程,因為山區午後的天氣多半會比較差。

隔天大概七點多,我們就從海拔二六○○公尺的塔塔加鞍部玉山登山口出發。策略正確,一路陰天,順利經過孟祿亭到西峰下涼亭,家人出乎意料地兵強馬壯,約莫中午十二點半,我們就抵達了海拔三千四百公尺的排雲山莊,只淋到一點雨。

由於天氣還可以,且不知隔天天氣會不會更差,我看大家體力很好,吃完中餐便詢問是否要趁勝追擊,下午直接登頂玉山主峰,晚上住排雲山莊,隔天睡到自然醒;結果太太和孩子們都鬥志高昂,應聲說好。

於是,我再次確認大家的裝備與衣著,因為往玉山主峰途中若下雨,可不是說著玩的。

天有不測風雲,做好下撤準備

下午一點十分,我們再度啟程。順利走到主峰與南峰岔路口,此處距玉山主峰山頂大約還有一.六公里,天空飄起霧雨。在我們距離玉山主峰○.九公里的之字陡坡上,霧雨漸漸變成毛毛雨,而且雨勢愈來愈大,這段路完全沒有遮蔽。我開始仔細觀察大家的狀況,看起來速度還行,行進步伐也正常,只是大家臉有點臭,此時有人突然冒出一句:「下雨天真討厭」。結果,毛毛雨愈來愈大,沒有遮蔽的之字坡,讓行進更辛苦。

下午兩點四十分,就在已看到風口鐵欄杆,接近距離玉山主峰○.六公里處,我觀察到Cindy的腳步慢了下來,太太也反應覺得很冷,倒是Peter仍然鬥志高昂,甚至走到前面,又回頭找我們,像一隻完全不會累的猴子。我看了一下Cindy,她身體在發抖,檢查了衣服,大家的風雨衣內面是乾的,可是內層保暖衣及排汗衣,似乎由於風雨大,有些雨水沿著脖子流到身上。這時我往前叫住Peter:「以目前的天氣,再往上走,風雨會如何?」

Peter:「之前有聽你說,風口那裡沒什麼遮蔽物,而且你說『風口』是強風通過的通道。所以再往上走,風雨應該都會更大。」

「Cindy在發抖了,媽媽也覺得冷。你會冷嗎?你覺得呢?」我再問。

「我不會冷,不過再往上走,她們應該會更冷、更難過,」Peter說。

「所以我們叫她們忍耐一下繼續走,好嗎?」我試探性的問。

「沒關係啦,我們往回走好了,反正本來就是明天早上才要爬玉山,明天早上再看看好了,」Peter說。

「可是只剩下○.六公里而已耶,你不想要我帶你先上去嗎?」我故意這麼問。

「那怎麼可以!我跟爸爸、媽媽、妹妹一起來爬山,可以的話大家一起登頂,不行的話一起往回走;我比較喜歡大家一起走。自己先上去,有什麼意思?而且,我記得電影《聖母峰》裡面有演,有人不行了,該撤退時就一起撤退。如果沒有撤退,接下來就很有可能會發生山難了。」Peter突然很正經回答我。

「好,我們往回走。」於是Peter從距離玉山主峰山頂○.五公里處、Cindy從距離山頂○.六公里處撤退。

平安下山,才是真正登頂成功

下午三點半,一行人回到排雲山莊。我們很早就吃完晚餐,我建議大家晚上六點半就去睡覺、睡滿十一個小時,若明天天氣好,五點半起床準備攻頂,依照我們的腳程,從排雲山莊到玉山主峰,應該能在兩小時左右完成。八點半在玉山主峰上停留半小時,順利的話,下午五點前應該能回到登山口。如果清晨五點風大雨大,那我會讓大家睡到自然醒,起床後直接下山。

雖然大家今天先撤退,但聽到這樣的規劃都很開心;至少可以睡十一個小時,如果明天下雨,還可以睡到自然醒!

隔天五點鬧鐘一響,我跑到排雲山莊外頭一看:漂亮,滿天星斗!於是,五點半我準時把家人叫醒,吃完早餐整裝完畢後,充滿鬥志、準時在六點半出發,進行此行的第二次summit push(登頂嘗試)!

「哇,走起來好舒服呀!為什麼昨天下午我們要在下雨的時候走呢?」Peter 一邊走、一邊吐槽我說。

「先體能訓練一下啊。而且,壞天氣先走一次,這樣你才會更珍惜好天氣時,玉山帶給你的一切美好。」我立刻吐槽回去,也趁機給Peter一點機會教育。

經過了昨天的風雨磨練,今天一早一路無風無雨,走來非常愜意。

上午八點四十分,Peter就率先抵達玉山主峰山頂,我則是跟在他腳後跟抵達;上午八點四十五分,在加油聲中,Cindy與太太一前一後、幾乎同時抵達玉山主峰山頂。

站在玉山頂上,回想這兩天,我們幾乎算是登頂兩次。第一次,我們在距主峰○.六公里處決定折返回排雲山莊。隔天天氣好轉,再度挑戰主峰,終於在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順利登頂成功,連同之後下山的路程,我們兩天共走了二十五.六公里的路。

兒女登上主峰,想法大不同

下山時,一路上很多山友問我們,是不是想讓小孩在上高中前完成百岳?我們搖搖頭。我們只是想讓孩子體驗大自然,讓大自然教會孩子在山林裡謙卑、尊敬山林的態度跟安全的觀念。

第一次試圖登頂,因雨勢太大,大家有點吃不消,雖距離主峰只剩○.六公里,但我們還是決定撤退。當時Peter已在○.五公里處,以他的狀態跟體能是能夠登頂的,但他還是選擇了撤退。我們很開心,孩子能體會「山永遠都在,命只有一條」,以及「團隊精神、團隊安全,遠大於個人的成就」。

成功登頂、返回排雲山莊的路上,我們問Cindy:「玉山是台灣最高的山,妳完成登頂了耶!高興嗎?」

Cindy答:「還沒呢,現在還沒完成,因為要回到登山口才算完成。」

我們在內心大喊:「才小學二年級可以不要那麼專業嗎?!」不過,我和太太很高興小小年紀的她已經了解,「平安下山,才是真正的登頂成功」。

然而,同樣問題拿來問Peter,他卻說:「我登頂了當然高興!你知道我最高興的是什麼嗎?我居然在主峰玩寶可夢、打道場耶!那隻噴火龍CP超高的……」由此可知,男孩、女孩的心智發展成熟度還是有差。

那一天,我兒子十歲,小學五年級,我女兒七歲,才小學二年級。兄妹倆超齡的想法與童言童語,也為我們上了一堂課。

站在熟悉的玉山山頂上,我跟太太突然覺得,帶著兒女一步步爬山,看著他倆一步步成長,欣慰又值得。

作者簡介王士豪 

高山醫學權威醫生,自2003年以來,救治高山急症病患,開啟高山醫學研究濫觴,率領團隊守護超過6,000名師生安全登高山,擔任8000米巨峰攀登隊醫療顧問並執行遠距醫療,讓台灣的高山醫學研究在世界發光,被評為全球高海拔醫學領域前3.3%專家,並榮任世界山岳聯盟(UIAA)醫療委員會委員。 

*本文摘自天下生活出版《瘋高山,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