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頭下來才讓我清醒」受暴婦重生,成家暴宣導講師

2019.07.05

by 李佩璇 (親子天下)

「拳頭下來才讓我清醒」受暴婦重生,成家暴宣導講師

照片:林后駿

  • A-
  • A+

即使已離開這段恐怖關係4年、改名換姓,連絡採訪時,米雅(化名)仍不願露臉拍照,只因仍擔心被家暴前夫找到。米雅目前是社區家暴防治宣導講師,鼓起勇氣受訪談不堪回首的過往,只希望能幫助更多受暴婦女的心,並呼籲每位接觸受暴者的人,能夠有更多同理和體貼。

「對面的夫妻是不是在吵架啊?很大聲還摔東西欸,聽起來好可怕……」「那是別人家裡的事,不要管啦~」夫妻吵架、打小孩,在華人世界常被歸類為「家務事」。

曾經,婦女救援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社區家暴防治宣導種子講師米雅(化名),不認為「家暴」跟她有關。前夫在婚前,是個會在生理期為她準備熱水泡腳的貼心男友,她也認定對方是能相伴一生的對象,結局卻是最想擺脫的陰影,如今她走過最艱難的一段,加入婦援會成為講師,藉由自身經驗幫助同樣遭遇的婦女。

貼心男友 成暴力另一半

每場婚禮皆甜蜜,關起門來的日常,卻漸漸變成外人看不到的噩夢。

婚後一年,前夫開始抱怨老闆愛找他麻煩,不久就憤而辭職,這個劇情不斷輪迴,工作一換再換,沒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前夫脾氣越來越暴躁,開始限制米雅的自由,甚至對她惡言相向。

「他懷疑我有外遇,隨時要知道我的行程,除了上班,我哪裡都不能單獨去,還會打手機遙控我,最後認為家裡沐浴乳用得太快,是因為我帶男人回來洗澡……懷疑就發脾氣、瘋狂辱罵我,甚至開始摔東西……」米雅回想那段語言暴力的日子,那時,她並不知道這是暴力的一種,且心裡尚有感情的餘溫。

「我會幫他找藉口,是因為他工作不順、心情不好,過一陣子就好了,我不斷告訴自己,他會恢復到以前貼心溫柔的樣子。」然而,前夫言語的暴力變本加厲,甚至用拳頭威嚇米雅,作勢要揍她,最後化成肢體暴力落在米雅身上。

「清楚記得那天是週六,我下班後已經9點了,前夫突然很兇的要我煮晚餐,可能是長久相處的預感,覺得很不對勁……」這時前夫突然發起脾氣,說米雅米洗得不夠乾淨,體型魁梧的前夫手一揮打掉整鍋米,拿起椅子就砸,好險米雅躲過了。

「接下來很混亂,我感覺被掐住脖子、拉去撞衣櫃,手腳也被打、被抓出痕跡,我心裡只想著一件事:我要逃!」在落下的拳頭和砸過來的物品夾縫中,米雅邊往大門接近,手碰到門把的瞬間,米雅立刻跑出家門,頭也不回往一樓衝。「被打的過程中,我眼前好像有跑馬燈走過,以前貼心的他、辱罵我的他,那一刻我醒了,我知道他永遠不會改了。」狂奔離家的米雅,同時也離開這段關係,不再回頭。

「被打這麼久才要離?」無心話語的二度傷害

受暴時倉皇逃出家門,身上還穿著睡衣,全身因害怕而顫抖,米雅跟住宅大樓保全說:「我被先生打了,請幫我報警。」保全卻不願意,要她「自己打電話」。米雅回憶:「我知道保全是擔心被牽連,但感覺好無助。」

報案後,警察到場卻說:「妳這樣還好啦~我看過更慘的。」也曾有社工面對米雅的離婚諮詢,質疑她:「被打這麼久才要離,怎麼可能?妳確定錄音內容是妳先生的嗎?」米雅如今已能平靜看待,她認為,當時警察也許是要安慰她幸好傷勢不重;社工提出的預設立場是法官曾有的看法,「但當下真的非常受傷,心情上受到很大動搖。」接著,她發現自己不符合申請法扶律師的資格,最後靠著朋友協助找到免費律師資源,才打完離婚官司。

回首這段,米雅自認是個堅強的人,在當時依然脆弱不堪,也希望呼籲,任何接觸受暴者的公益和專業人士,都能理解受暴者當下的感受,別再造成傷害,「也許對方看起來沒事,只是故作堅強,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可憐,但內心都是恐懼且傷痕累累。」這些難受情緒也是她日後願意擔任講師的原因之一。

突破心防求助 同事幫忙擺脫前夫

逃離家門後,一開始,米雅換了電話號碼躲起來,但前夫緊追不捨,不但持續傳威脅訊息,請人駭進她的電子信箱、還騷擾米雅曾經合作的國外廠商,她只好打113求助,「社工很實際的建議我,不要害怕尋求同事和其他資源的協助,好好面對、去解決,」於是米雅跨過心理的第一關:向同事坦承自己被家暴。「前夫在外人面前表現都是好老公,會送我去搭車、到捷運站接我,擔心大家會相信我嗎?也覺得很丟臉,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米雅道出令人心疼的顧忌。

知道米雅的故事後,同事給了最大的支持和包容,幫忙過濾打進公司的電話、陪米雅出席法庭,米雅動容地說:「我真的很感謝同事,沒有他們,走不過這一關。」一直很拘謹、維持冷靜的米雅,露出真心的微笑和感謝。米雅坦承:「我很怕麻煩別人,」同事的大力支持,也讓她更願意去幫助他人。

然而,米雅還是被前夫找到了。

由於兩人存在夫妻關係,前夫去舉報米雅為失蹤人口,且米雅也有義務繼續幫失業的前夫繳納健保等費用,這讓米雅下定決心離婚,「只要夫妻關係在的一天,我就擺脫不了他。」前夫當然不願簽字,米雅只好自己找資源、上法庭,過程中重新勾起她受暴後心理和現實上的挫折。

婦援會社工呂佩穎補充說明,許多受暴婦女離不開這段關係,可能是情感或經濟上難以獨立,光靠自己的力量很難走出來,除了周遭親朋好友、同事、鄰里,還需要社工、警察、醫院和法院等單位的協助,才能有效幫助受暴者。

即使離開 傷痕仍在

剛離婚時,前夫用米雅的名字在臉書創了一個假帳號,在裡面寫滿對米雅的辱罵和詛咒、誣賴米雅出軌,「我非常生氣,又忍不住一直去看,整個人都很緊繃,直到同事提醒我,既然都過去了,就不要回頭。」被點醒的米雅從此不再查看任何跟前夫有關的訊息,直到今日。

距離令人恐懼的那夜已經過了4年,米雅離婚後改名換姓,也更換過多次手機號碼和mail等聯繫方式,「我覺得自己重生了,」米雅表示看著當年婚後的照片,整個人憔悴又疲憊,為了撐起一個家,那時生活能省則省,如今米雅為自己而活,「感覺真的很好!」

雖說前夫的騷擾已不再出現,至今米雅在封閉空間中仍會隨時注意門,怕下一刻衝進來的人是前夫,「走在路上會東張西望,看到有點像前夫的人就非常警戒,尤其回家路上,會特別注意有沒有被跟蹤,」米雅坦言,這些習慣仍在。

米雅的勇敢讓她重生,從此她為自己而活,也想幫助其他受暴婦女,人生有了新方向。林后駿攝

多一點關心 少一個暗夜發抖的靈魂

問到米雅為何願意擔任社區家暴防治宣導講師,對社區的鄰、里長宣導家暴預防觀念,米雅表示,其實考慮很久了很久才決定報名,心裡也有掙扎:「會不會想起以前的事?」甚至已經報名了,她仍猶豫要不要去上培訓課。然而,想起自己最脆弱的那些時刻,她認為如果社區的鄰居、里長、鄰長都能對家暴有多一點概念和關懷,也許能讓更多受暴的婦女有勇氣離開。米雅本人也在公益相關的單位工作,助人的動力超越恐懼,她認為:「正因為我的過去,跟別人傳達會更有力量。」米雅也認為,能夠擔任種子講師跟社區民眾宣導家暴,「表示我已經完全走出來了。」助人的同時,米雅也跨越心裡的門檻。

婦援會暴力預防中心專員鍾佳玲表示,大多數人認為家暴是很遠的事情,其實近在眼前,這也是婦援會跟社區合作的初衷,讓里長、里民有家暴協助的概念,幫助受暴婦女在社區中能夠找到資源支持。

訪談尾聲,說完自己的故事,米雅似乎也如釋重負,露出了淺淺微笑,她說:「我覺得自己跟以前有點不同,懂得說出感謝,更積極伸出援手。」曾經黑暗的過去,如今米雅撥雲見日,抬頭挺胸走下去。

家暴求助管道:
1. 撥打113,此為24小時免付費家暴保護專線,隨時有專業社工提供援助。
2. 上各縣市社會局的「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網站,撥打通報、求助電話。
3. 向支援家暴受害者非營利組織求助,如: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基金會等。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