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真的相信,我這輩子就是一個撿角的孩子

2019.06.18 (更新 2019.08.07)

by 周信佐 (尖端出版《在名為人生的旅途,做個夢想的逃兵》)

  • A-
  • A+

一直到所有人都完成比賽,同學們進入賽道,把我拖到樹蔭下。然後聽同學解釋,當我快到終點線時,整個人跑步姿勢都不穩了,大概像是「進擊的巨人」裡奇行種那種跑法。教練說我平時不運動,連續兩天這樣跑已經超出我的負荷了。但不管我是如何穿過那條終點線的,「總之你拿到第一名了。」教練笑著說。

「你們看,我跑了第一名~」晚餐時,我得意地秀出了獎牌。比起哥哥姐姐曾經拿過的獎杯、獎座,這片獎牌小得令人發笑,不過,這是我第一次拿到一個被獎勵的實體物品。

「嗯。」媽媽用鼻音回應。

「是喔,那你下次考試也會拿第一名嗎?」語畢,父親塞了一口飯。

我沒說話,或者說,這是我早就預料到的狀況。獎牌默默放到旁邊,把飯吃完。然後早早洗洗睡去。隔天,書包裡沒有課本,裝著便服。我踩著腳踏車到醫院去,婆婆果然在。

「妳看。」我把獎牌遞給她。「我做到了喔。」

婆婆拿著端倪了好久,拍拍我的手臂說:「你可以的嘛。」

曾經我深信不疑,大人們敘述的世界。

你不乖,會被警察抓走。

考高分,是長大成人的唯一途徑。

直到那時,我才突然看出去了一個新的世界。

奔跑,我想去新未來

而這奔跑的獎牌,彷彿同時預言了我的逃離。姊姊跟哥哥都已經到外地去唸書了。我以為我也可以。在那個五專制度還存在的時候,我自己選好了學校,把簡章遞給父母看。當時我選的學校只錄取一個班,還要扣保留名額等等,看過簡章以後,母親用她一貫的口氣說:「只有三十幾個名額,比台大還難考,不要去了吧。」

但那個時候我一句話都聽不進去。

想說去外地念書要花錢,就去打工;打工牴觸到門禁,就索性翹家,叛逆的很。直到哥哥在路上找到我,傳了話要我回家。

畫面一轉,我整理了簡單的行李,坐在爸爸的車上,期待地看著窗外,準備到另一個城市去居住。這不是我第一次離開嘉義,卻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離開了這片天空。我終於可以離開了。仔細想想,還沒上學前,我跟堂哥的感情很好。每每只要相遇,我們就會一塊玩,玩上整天。當時什麼都好玩。

但上學以後,每每只要相遇,就會被大人們要求背對背靠著,比身高,比完身高比分數,比完分數比排名,比完排名比英文,比完英文比才藝。我書念不好,當然樣樣都輸。也許是我先開始,又或許是他,後來我們就越來越少說話了。即便我們從來不曾對對方有過惡意,競爭卻在我們心中滴下一點一點的黑污。

但這些都已經被甩在後頭了。現在的我就像是當時踩上賽道的我,只看得見前方。背後的那些,以往的那些,暫時都不在我的腦袋裡頭。望向車窗外,彷彿可以看到那個餵養我長大的天空玻璃罩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終於,我終於要離開了。

逃離我曾經無法突破的種種挫敗。

我想去新未來。

作者簡介│周信佐

1988年生,嘉義人,新媒體創作者。工作十五載,近百份工作經驗。曾任PPAPER特約文案編輯、左道咖啡廳負責人。胸無大志。人生最在意的,是吃跟睡。

*本文摘自尖端出版《在名為人生的旅途,做個夢想的逃兵》,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