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20年後的你|小志:爸爸唯一的舊照片,一直放在我的皮包裡

2019.09.17

by 李佩璇 (親子天下)

921,20年後的你|小志:爸爸唯一的舊照片,一直放在我的皮包裡

921地震發生時小志只有2歲,從舊家什麼東西都沒帶出來,只有一張親戚保存的、爸爸的大頭照。照片:曾千倚攝

  • A-
  • A+

921地震當年,小志和妹妹都是小嬰兒,在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就失去爸媽了。20年來即使回頭望,也只有一片霧茫茫,對小志來說,過去的死別雖有重量,他更想帶著家人的愛和期待,看向未來。

「爸媽的工作是在夜市擺攤,921發生前,他們剛吃完宵夜回到家,在1樓的客廳聊天,聽說我當時在嬰兒車上,地震發生後是消防隊員從2樓把我和妹妹抱下來,因為1樓塌掉了,所以爸媽沒有逃出來……

請22歲的小志談談當年921的情景,他顯得有些猶豫,因為地震發生時小志只有2歲、妹妹1歲,事件始末都是透過親戚轉述,「每個人講的內容都有點不一樣,這個版本大概是比較完整的。」921對小志來說,像在看一部隔著毛玻璃的電影,親戚告訴他一個面目模糊的故事,小志只看到隱約輪廓,但主演的卻是他本人,因為他太小,什麼都不記得了。

從小志有記憶以來,他和妹妹就住在阿姨和姨丈家,也是平日嘴裡叫的「爸爸、媽媽」。「家長會、學校活動阿姨都會來,還有父親節、母親節,我們也會跟阿姨姨丈一起過,我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缺乏。」在阿姨和姨丈的細心照料下,小志在充滿愛的家庭中成長。

回溯家庭記憶 不知從何找起

從小,親戚並未隱瞞小志爸媽在921地震中喪生,扶養家庭是阿姨和姨丈這件事。年紀還小時,小志似懂非懂,只知道他「真正的」爸媽不在了,現在的爸媽實際上是阿姨和姨丈,這些事情並未造成小志生活上的困擾。一直到小學三、四年級,「那時候慢慢有感覺,自己跟別人好像不一樣,尤其看到同學的爸媽來接他們放學時,心裡就有一種 ……我不會形容,怪怪的感覺。」不擅表達情緒的小志,努力回想當時的感受。

妹妹對921的印象與小志一樣模糊,兩人無從討論起,因此想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只能從大人口中知道。小志的家族對於親人的逝世較為低調,認為以前不好的事情既然過去了,就不要想太多,生活要向前看,「我也不太敢問,」即使親族間偶爾提起,也沒有太多細節,「就說我長得跟爸爸很像吧。」

面對親生爸媽朦朧不清的形象,小志曾到處搜尋921的相關資訊,「大部分都是新聞畫面,但找不到跟我自己直接相關的,」加上愈來愈重的課業壓力,小志不再深入探詢,把這份感覺當成小小遺憾,稀釋在日復一日的生活當中。

由於小志家庭遭逢天災時年紀很小,兒福聯盟社工一開始以輔導扶養家庭為重心,兒福聯盟社工師王惠貞表示:「扶養家庭雖然已經是成人,但他們也必須從失去親人的傷痛中復原,突然必須撫養孩子,扶養家庭本身就需要時間調整,另一方面也怕照顧失親孩子有什麼閃失,會被其他親戚說話。」

因此,阿姨、姨丈對小志的教養相當嚴謹,小志半開玩笑說:「我覺得親生爸媽大概都沒有他們嚴格。」除了生活上把小志照顧得無微不至,親族間對於小志是「男生」的身分,也有較深的傳統期待,「以前會說希望我以後當醫生之類的,」所以在課業方面的要求較高,「我曾覺得不公平,好像對姊姊和妹妹沒盯這麼緊,」小志回想。(編按:小志阿姨有2位親生女兒,年齡較小志稍大,收養小志和妹妹後,4個孩子一起生活。)

叛逆期來臨 家人、社工陪伴面對未來

小志的生活就在讀書和打籃球中晃眼而過,一直都苦讀維持成績的小志,在國三那年突然找不到念書目標,「每天花很多時間讀書,突然覺得,如果不讀書人生會怎樣嗎?」於是乎,小志在學校課業上選擇了「放手」,一開始阿姨姨丈會緊張,但逼得愈緊、小志反彈越大,「最後他們就決定順其自然,讓我自己想想。」小志說。

長期陪伴的兒盟社工,一直是小志傾吐心事的對象,「921的事情沒人可聊,就會跟社工講,就像可以聊天的姊姊,」這段對未來徬徨的過程,也是社工一路陪伴小志,「有時會想很多、很煩,就會跟社工聊未來的事。」最後,小志決定到外地親戚的工廠工作,直到服完兵役繼續完成高中學業。如今,小志依照小時候的興趣擔任圍棋老師,一邊進修製圖、工廠設計等有興趣的專業,為了將來的工作做準備。

願望早熟,盼回饋扶養家庭

談起921的影響,小志不會特別跟同學朋友提起自己是921的受災戶,不過在人際上較防備,「像活在自己世界裡,比較沒有安全感,潛意識不知道誰會突然離開吧。」不管是畢業、分班或離開原本學校,小志自認對「別離」的反應也較同齡孩子冷靜,「可能對分開比較坦然,覺得這些事都沒有死別這麼大。」採訪過程中,雖跟記者的對談有點緊張、壓抑,但小志不時跟陪同社工王惠貞開玩笑,或在不知如何表達時,用眼神向社工尋求建議,兒盟社工長時間的陪伴,確實給小志深厚的信任感。

扶養家庭滿滿的愛,也讓小志在生涯探索中雖曾迷惘,卻從未喪志,「我們家不會把愛掛在嘴邊,看行動就知道了,伯父現在都還會抱抱我;我也很愛家人,這是一定的,我知道阿姨、姨丈的壓力和辛苦。」

小志已從嘗試中摸索出興趣以及未來的路,問起他未來的願望,得到「賺錢」這樣實際的答案,社工表示,年紀輕輕的他已經想到撫養阿姨姨丈這樣長遠的事。「我覺得過去就過去了,未來比較重要,我想把未來過好一點,」小志篤定地說。

採訪過程中常表示「沒印象了」、「不太有感覺」的小志,則在錢包中隨身攜帶著從親戚那裡拿到,親生爸爸唯一的一張大頭照,「會拿出來看,不想忘記爸爸的長相。」20年讓小志從襁褓中嬰兒長成健壯的青年,對爸爸的思念就是那張泛黃的舊照片,小小的、有分量的,在小志心裡佔了一個位置,如同小志嫻熟於心的祭祖程序、不曾遺忘。面對親人死別,小志選擇記著但不沉浸悲傷,帶著來自親生爸媽和阿姨、姨丈,雙倍的愛和期待走向未來。

小志│小檔案

今年22歲,現為圍棋老師。921地震時只有2歲、妹妹1歲,父母在地震中喪生,小志和妹妹被救難人員救出。小志與妹妹從小在阿姨、姨丈家庭中長大,喊阿姨和姨丈為爸爸媽媽。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親子天下Shopping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