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ADHD倡議者為志業 Allen:確診後,我終於找回生命的秩序

2019.10.21 (更新 2019.11.22)

by 李佩璇 (親子天下)

以ADHD倡議者為志業 Allen:確診後,我終於找回生命的秩序

2018年獲得美國國務院非政府組織專業研究員計畫(Professional Fellows Program) 補助,前往美國學習 ADHD 最新發展,Allen(左)與美國知名 ADHD YouTuber Jessica 交流合照。 照片:Allen提供

  • A-
  • A+

今年30歲的蔡金川(Allen)從青少年時,就飽受注意力不能集中、憂鬱所苦。雖然高中就開始求助專業,但一直未能診斷出他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導致 Allen 大學讀了3次、被師長誤解為「懶惰、不努力」,人生更幾度陷入憂鬱症。直到26歲被確診為成年 ADHD 後,改變了他的人生。

>>我過動,我驕傲:7個翻轉過動人生的故事

目前是台北赤子心過動症總會特約青年宣導講師的蔡金川,旁人都稱他 Allen:高中全班第一名畢業,英文能力佳,曾擔任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教育部青年政策論壇全國會議司儀暨主持人,大學畢業後還申請到美國非政府組織專業人才計畫研究員。口條好、有想法,看起來是個儀態大方、外型俊朗的陽光男孩。

怎麼看 Allen 都該是個「人生勝利組」,但旁人看不到的是,他從青少年一路以來,被憂鬱症糾纏,碰撞得滿身是傷:大學讀了3次不同科系,歷經退學、重考、休學等挫折。直到他26歲被確診 ADHD 後,才終於找到「對的路」,重建生活秩序。

Allen(右)因清晰的口條受到矚目,擔任教育部青年政策論壇全國會議司儀暨主持人。Allen提供

Allen 從小就自尊心強、在意別人的看法,因此當老師懲罰班上好動、調皮的同學時,為了不想成為老師和爸媽眼中的「壞小孩」,他花了很大的力氣克制身體上的衝動,不過,Allen 卻管不住自己的分心,造成他在課業學習上的障礙。

加倍努力換學業成績,心理難負荷被憂鬱纏繞

國小學業尚能應付,到了國中就顯得吃力。正值青春期的 Allen 有了心儀對象,女孩表示自己喜歡「成績好的男生」,Allen 再次用意志力克服自己的不專心:「有了強烈的動機,所以逼迫自己專心,雖然專注時間不長,至少能靜下來念點書。」上高中後,要維持好成績愈來愈難,他靠土法煉鋼:除了平日上課、還去補習,補習班上完還不夠,他必須重看補課用的 DVD,把剛剛2小時的內容再花4~5小時反覆看,「我會不自覺分心,發現自己神遊就只好倒回去重看,勉強自己記下來,真的很痛苦,」Allen 回憶。

這樣「努力」雖然換得不錯的成績,卻累壞了他的身心。當時 Allen 剛與高中女友分手,整個人顯得恍惚脆弱,學校輔導系統介入協助。他對醫師說,自己曾掉過4、5支手機、好幾輛腳踏車,難以控制自己的分心。但醫師認為他「看電影時可以專注」,所以評估他「並非 ADHD」。

現在對 ADHD 有更深入了解的 Allen 回想起來,應該是當時自己已經出現憂鬱傾向,加上醫生也對 ADHD 特質不熟悉,因此先治療他的憂鬱症,才會錯失正確診斷。至於 ADHD 患者看電視、電影可以專心,只是因為被聲光效果吸引,「像是被電影黏住了,屬於被動的專心,是因為 ADHD 大腦喜歡刺激的特質,」Allen 說。

大學如臨深淵,遭責難「你就是不努力」

高中第一名成績畢業,考上大學後,自由的大學生活,卻讓他分心的特質更加明顯,無法應付報告和考試,如同快要在漫無邊際的海洋溺水,卻找不到救命索。

大學的作業和考試需要彙整資料、統整分析的能力,不再是高中硬背強記方式可應付。Allen 原本仍想土法煉鋼、「勤能補拙」,天天窩在圖書館,但面對龐大且紛雜的資料量,他的作業和報告永遠遲交,遑論準備考試。課業和生活的挫折,讓當時 Allen 陷入重度憂鬱,治療後卻仍不見起色。

Allen 的身心問題並未被重視處理,甚至因此受到某些老師的責難。Allen 回憶,某位 C 老師對他說:「我看你還笑得出來,根本不是憂鬱,你就是不努力、懶惰而已。」期末考時他表現不佳,他求情老師希望有機會補償,卻被老師無情責難,認為他有資質卻不努力。「我只記得自己一直哭、一直哭,但我已經很努力了、不想放棄,卻不知道怎麼辦,只能拿著考卷邊哭邊跟在老師後面走,經過一間一間的教室,同學們都在看我‧‧‧‧‧‧」Allen 想起這段回憶,表情顯得相當苦澀。

周邊沒有人注意到 Allen 提出的學習困難,認為他的求助訊號只是藉口。Allen 彷彿被推進了深淵,「我已經快住在圖書館了,這樣還不夠嗎?我是這麼差勁的一個人嗎?」Allen 自問。他帶著憂鬱症和失眠、過度換氣、焦慮症等身心症狀,黯然休學。

確診 ADHD,生命終找到解答

幾經退學、休學,讓 Allen 從小累積的自尊和自信碎成一片片,長期進行的憂鬱症治療好像沒有進展。好不容易第三次進入大學殿堂、考上輔大英語系的 Allen,抱著想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開始瘋狂在網路上搜尋資訊,才接觸到ADHD的知識,發現這些症狀幾乎與他符合,他說:「簡直比算命還準!」

Allen 形容,ADHD 讓他像浩克,受到什麼刺激,就情緒高漲往那個方向衝;他的生活像一通訊號不穩的網路電話,一直有斷斷續續的龐雜念頭干擾他,無法好好講完電話。終於,在台北榮總身心科醫師蘇東平的評估下,Allen 確診為成人 ADHD。蘇醫師開了利他能藥物給 Allen,嘗試改善他不由自主的分心,Allen 說:「不誇張,我一吃就覺得,我找到了!這是屬於我的藥!」

Allen(右)大學時發揮英語能力和國際交流專長,參加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累積自己的國際視野。Allen提供

服藥後的 Allen,體會到「好好專心做一件事」的感覺,那些會吸引他的東西,變成灰階背景,不再占滿他的思緒,事情順利完成,有了成就感,憂鬱症也慢慢好轉。服藥並非萬能,在醫師和諮商師的協助下,Allen 也慢慢建立起生活的秩序,找到自己與 ADHD 特質共處的方法,順利完成大學學業,從輔仁大學英語系畢業。

立志讓更多人了解 ADHD

回首這段滿是挫折、自信跌到谷底的日子,他認為確診 ADHD 對自己最重要的意義,是「知道自己為什麼做不到」。

「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有些特質跟別人不同,用錯方法。」

Allen 從小成績好、口條好,導致 ADHD 特質被忽略:「我常跟老師或家長說,成績好、會說話,都有可能是 ADHD,不要忽略孩子求救的訊息。」他想提醒家長、老師和醫師,當孩子出現身心症狀時,不要急著下判斷,多考慮幾種可能。找出真正的原因,才能給孩子對的協助。

也因為有這些經歷,當姊姊描述抱怨兒子精力充沛、管教困難時,Allen 腦中的警鈴立刻閃亮起來,建議姊姊帶外甥去做 ADHD 評估,發現外甥也有 ADHD 特質,也拯救了一個孩子免於步他後塵、走這麼長的冤枉路。

青少年階段長期的憂鬱和焦慮造成創傷,讓 Allen 至今仍持續治療中,在醫師和諮商師的協助下,他重新尋找與  ADHD 共處之道。正向的 Allen 表示:「不會怨恨為什麼我是 ADHD,而是恍然大悟,坦然面對、找出方法克服就好,也更願意增強自己口語表達、行動力高的優勢。」

因為多年的掙扎,Allen 在教育現場看到許多跟他一樣的人,所以他也成立網站、創立粉絲團,打算以 ADHD 的倡議者為志業。「愈多人了解 ADHD,就能一起找出更多、更好的方法幫助 ADHD 適應社會,發展出 ADHD 孩子的優勢能力。」艾倫篤定的說。

Allen|小檔案

本名蔡金川,30歲,桃園永豐高中全班第一名畢業,輔仁大學英語系學士畢業,26歲確診為成人 ADHD。曾擔任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教育部青年政策論壇全國會議司儀暨主持人、雜學校亞洲最大創新教育展論壇主持人、美國非政府組織專業人才計畫研究員,以及台中赤子心過動協會執行秘書。現為台北赤子心過動症總會特約青年宣導講師,以 ADHD 倡議者為志業,創辦動文摘網站、臉書ADHD知識家粉絲頁。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