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西弗斯不斷推巨石的人生有意義嗎?當我們從神話看人生…

2019.10.01 (更新 2019.12.10)

by 沃草烙哲學作者群 (究竟出版社《思辨決定你的未來》)

薛西弗斯不斷推巨石的人生有意義嗎?當我們從神話看人生…

圖片來源:究竟出版社提供∣繪者:寧欣

  • A-
  • A+

薛西弗斯被眾神懲罰永遠要推一顆大石頭上山,每當他汗流浹背地將石頭推上山頂,石頭就會滾落山底,接著他必須走回山腳下,再一次將石頭推上山。我們何不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呢?想像當他每一次將石頭推上山,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戰勝了命運。

卡繆(Albert Camus)的《薛西弗斯的神話》是一本以荒謬為主題的論文,更精確地說,他發展了一個以荒謬為主軸的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哲學思想。即便卡繆不見得自我認同為存在主義者。

存在主義是一個從十九世紀中發源,並盛行到二戰之後的社會思潮。存在主義哲學家關注生命意義的問題:「人該如何存在?」我曾經在〈肛門,護家盟,存在主義〉這篇文章中探討過這種思潮的核心議題,順便罵罵護家盟。

卡繆關注生命意義的問題,但他認為存在主義者過於樂觀,居然企圖在根本荒謬的生命中尋找「超越荒謬的東西」。他將這叫做「哲學上的自殺」。本文將帶讀者初步理解《薛西弗斯的神話》中所提到的荒謬。

荒謬並非只是不理性

如果我們聽到有人說蠢話或是做笨事,譬如提油救火,我們可能會說「這真是荒謬」!我們的意思大概是「這真是不理性」!

然而,荒謬跟不理性好像又不完全一樣。若一個立志戒毒的人禁不起誘惑,再次將嗎啡打進他的靜脈,我們會說此行為不理性,不過我們大概不會說這行為是荒謬。

荒謬不等同於不理性,其實,荒謬的事情有一部份是理性的。更明白地說,荒謬在於我們以為它是合乎理性的,但事實上卻不是。救火是我的目的,理性建議我透過某種行為來救火。但當我提著油來救火,這不合乎理性,因為這會讓火變得更大。

我們或許不會說一次戒毒失敗的行為是荒謬的,但如果有一個人不斷戒毒失敗,卻又認為自己的人生很健康;或者如果有人認為中國很自由,理由是你可以說中國政府喜歡的任何話。我們或許就會說:「這真是荒謬!」

生命的荒謬

但卡繆想談的荒謬,是生命的荒謬,它無所不在,隨時可能向我們襲來。

當我們日復一日地進行千篇一律的事務,可能有一天忽然回過頭來,自問:「我究竟在幹嘛?」當我們朝向一個目標努力許久,也可能有一天驀然驚覺:「我真的想要這個嗎?」或是懷疑:「我會不會正在徒勞無功地努力?」以及最嚴重的:

如果我們都即將會死,我的努力還有意義嗎?

人生的荒謬在於追尋意義的人流失意義感。這種人希望理性能協助自己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但是理性卻同時讓他得出虛無主義的結論:人生毫無意義。這種衝突令他感到荒謬。

別否定荒謬,面對它、反抗它

我們還能有什麼選擇?

卡繆建議,我們不應該否定這對立。理性不該否定非理性,就像上帝不該否定荒謬。對立的事物必須被正視,使荒謬保留它的原樣。當荒謬被正視,人的困境明擺在眼前,世界遠比上帝存在的時候更加坎坷,但是誰說沒有上帝就不行?當我們的生命中遍布了荊棘,我們又不得不前進,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反抗」。

反抗荒謬跟否定荒謬不一樣。否定荒謬,意味著我們認定荒謬不存在(例如:生命不荒謬,因為生命的意義就是當下的感官歡愉);而要反抗荒謬,我們得先承認荒謬存在,再透過行動去創造與奮鬥來與之對抗。

此時,我們同時是理性的,也是不理性的。荒謬的反抗者即便知道無法否定荒謬,也不因此而同意虛無主義。因為,他畢竟還可以反抗。他選擇正視理性所發掘的荒謬與困境,試圖在這不理性中創造生命的片刻意義—荒謬之人永遠有這樣一個選擇。

因此卡繆認為,反抗並不同於自殺(無論是哲學上的還是現實上的),因為自殺相當於屈服與承認虛無主義,只好「將荒謬拖進死亡」。自殺解決了荒謬,但荒謬不該被「解決」,而應該被「正視」。

這聽起來很難懂,反抗究竟是什麼意思?如何為我們產生意義?《薛西弗斯的神話》就是一個示範。

薛西弗斯的神話

薛西弗斯被眾神懲罰永遠要推一顆大石頭上山,每當他汗流浹背地將石頭推上山頂,石頭就會滾落山底,接著他必須走回山腳下,再一次將石頭推上山。

在我們看來,薛西弗斯是痛苦的,他正在接受眾神給他的嚴峻懲罰、過著毫無意義的人生。但卡繆要求我們想像一個偉大的、不惜干犯神怒來達到目的、最有智慧的凡人—這時我們不妨想像,我們就是那個薛西弗斯,而非在一旁品頭論足的其他人。

卡繆認為薛西弗斯走下山的過程是最有趣的。他看著石頭滾下山,喘口氣,知道苦難即將重新開始,一步步走下山。這時的薛西弗斯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是快樂的。

若我們想像薛西弗斯是痛苦的,想像他將被巨石與哀傷壓垮。此時,他推不動心中的巨石,也推不動眼前的巨石,讓巨石戰勝了他。他感受到沉重的懲罰,感受著世界與眾神的遺棄,感受著俗世幸福與現實不幸的反差。

然而,何不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呢?想像他在山腳下凝視這顆巨石,透過自己的記憶,將自己一連串意義不明的行動連結起來,將這當成自己的命運。在這個時刻,他就成了自己命運的主人。他不需要眾神,更毋論懲罰。

當他每一次將石頭推上山,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戰勝了命運。他創造過自己的命運、戰勝過自己的命運,並且繼續如此反抗著。

因此,卡繆說,我們應當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作者簡介∣沃草烙哲學作者群

烙哲學是由沃草支援的哲學普及社群。我們是些哲學人,藉著書寫,想說:很多日常生活,都能烙哲學!歡迎來我們的線上討論區,一起抬槓:citizenedu.tw/

*本文摘自究竟出版社《思辨決定你的未來》,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