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托育幼兒可望成真?學者民團提「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3大疑慮

2020.01.06

by 黃怡菁 (親子天下)

辦公室托育幼兒可望成真?學者民團提「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3大疑慮

照片:shutterstock

  • A-
  • A+

2019年7月,教育部發布《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實施辦法》,開放職場設立「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中心」,可收托2歲至未滿6歲幼兒,並放寬許多企業運用彈性空間托育幼兒相關標準。但在充滿安全性、教學與照顧品質的爭議下,「帶孩子到辦公室上學」有可能發生嗎?

早上6點,你俐落的起身準備好一家人的早餐,7點半,你一手拿著你的包包,一手拿起孩子的書包,不到8點,你帶著孩子進入公司,穿過辦公室已三三兩兩入座的同事,逕直走往會議室,推開門,你親切的和老師問候,低頭叮嚀孩子要乖、要和其他小朋友分享玩具,笑著和孩子揮手道別後,你走向門外距離不到一分鐘的辦公座位上,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這樣的情景,可能成真嗎?「讓孩子在你的辦公室上學」是行政院提供給職場父母的新托育願景之一,隨著教育部前年6月修法放寬職場設立教保場所的規範,並於去年7月發布《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實施辦法》,上述情景,可能會在職場爸媽生活裡實現。這種新型態的照顧幼兒模式概念,稱作「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希望滿足職場父母的需求,讓父母能夠以較為實惠的價格就近在公司內空間托育,同時又能配合工時型態所發想出的一種職場托育服務。

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在考量職場環境的現況後,放寬過去開辦幼兒園如活動空間、師生比等規範,以利雇主能在於職場中,尋找閒置或可利用空間設置托兒設施,例如公司閒置的會議室,便可用來當作職場托育空間。而職場托育中的「互助」概念,指的則是讓同一棟樓的所有企業員工,都能將其子女送托至同一個公司會議室,實現互助式的教保服務。

在台灣,生育小孩的家長,一直有希望兼顧育兒和工作的願望。

根據兒童福利聯盟2019年3月發布針對20-44歲的女性進行的「2018台灣女性生育意願調查」,從9706份有效問卷中可以看出, 有高達 3 成的女性認為「企業缺乏友善的育兒設施」是她們不願意生育的一大因素。

《親子天下》2019年初「0-2歲家長托育意願」調查則發現,被問及育兒生活最大困擾,有37%的家長認為「工作和家庭難以平衡」。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王舒芸在2016年受衛福部委託的調查中,問及家長的理想育兒方式選擇,發現選「身兼照顧與工作」列為第一順位的家長,逼近31%,僅次於將「不工作在家照顧」的41%。

綜合上述調查結果,可以發現家長想要兼顧工作和照顧孩子的比例高,只是目前職場沒有創造出能讓父母平衡兩者的選項。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透露,有銀行向總統陳情,希望能讓規模不大的小分行,能夠聯合附近有需求的商家或是企業,一起互相幫助、規劃托育場所,方便上班的員工就近托育其子女,「所以我們就修法,把這類職場互助式的聯合托育的方式加進去法規中。」

開辦幼兒園門檻高,企業主意願低落

回顧過往法規,開放企業設置幼兒園早已入法多年(註1),以便改善雙薪父母的托育困境,例如,台積電、中華汽車等大企業所附設的幼兒園,便是為其員工提供多一項育兒選擇,讓父母能就近托育幼兒,減少父母在工作與家庭間兩難的機會。

只是這類企業附設幼兒園,其收托人數基本上與一般幼兒園無異、也嚴格比照《幼兒教育與照顧法》的規定,不僅需要有戶外活動空間,其活動樓層範圍更限於一到三樓,以便幼兒逃生安全。企業附設幼兒園若要達到這樣的收托、空間規模,所需投入的成本與資源不可小覷。

「像你在台北市一定要有戶外空間,又要在一樓,本來場地就難選,一樓的租金又比較貴,」遊戲橘子集團人力總監張文杰說。遊戲橘子於2012年成立附設幼兒園-幼橘園,旗下共有約1200至1300名員工,即便連遊戲橘子如此大規模的企業,其中、大班收托人數仍未招滿,也因此才對外開放招收鄰近企業的員工子女就讀。

張文杰雖拒絕透露公司實際耗費多少成本開設幼兒園,但須在內湖寸土寸金的商辦區找一塊地興建幼兒園,背後的開銷可想而知。他坦言,就連公司股東都曾質疑,公司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開辦幼兒園。

大企業的狀況尚且如此,那麼中小企業呢?

根據經濟部「2019年中小企業白皮書」資料顯示,台灣2018年中小企業家數為146萬6209家,占全體企業97.64%,;中小企業就業人數達896萬5000人,占全國就業人數78.41%。換句話說,台灣的產業結構主要由中小企業規模組成,就職於中小企業公司的員工更佔多數。

創「職場互助式教保」,盼吸引企業設幼兒園

面對這樣的產業現況,以及幼兒園空間、收托規模等結構性限制,企業主願不願意投入巨大成本開辦幼兒園呢?從勞動部的統計資料,得以窺見一二。根據勞動部統計,目前全台一萬多間百人企業中,僅約一百間企業設有幼兒園、托嬰中心,比例僅1成。

「產業面臨轉型,的確是需要思考一套更有彈性的職場托育方式來因應,」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說。這也促成了行政院、教育部的修法。

2018年6月,《幼兒教育及照顧法》在幼兒教育及照顧定義範圍中,便修法新增「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這種新型態托育,讓它有其法源,2019年7月,教育部進一步發布《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實施辦法》,具體規範實施的細節與內容。

不限戶外空間、放寬活動樓層、採混齡照顧

相較於過去企業附設幼兒園,仍舊必須遵守幼兒園立案相關規定,新型態的「職場互助式教保服務中心」(以下稱職場互助式幼兒園),不強制要求設置室外活動空間,且放寬室內活動室規範,從僅限一至三樓,開放到四樓以下;收托也不必針對2歲至3歲設立專門照顧班,而是採2歲至5歲「混齡照顧」,教保員與幼兒的師生比訂為1比10,且每3位教保員,可以由一位保母替代。

另外,同棟商辦大樓內的多間企業,可共同簽約設班「聯合托育」,收托人數限於60人以下。政府另提供最高300萬元的設置補助,若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收費符合標準,也可加入「準公幼」,每月收費最高不超過4,500元。

林萬億指出,新法的目的在於讓職場互助式幼兒園與一般幼兒園規定做差異對待,以便職場托育。他舉例,互助式的職場托育,就像是在某一層樓的公司裡,將其中一間的會議室騰出來供托育使用,「這棟大樓裡的所有有托育需求的父母,都可以把孩子送到會議室托育,」他建議公司空間屆時勢必要做一些調配,將使用率不高的空間,可以活化作為職場互助幼兒園。 

「政策目標是友善育兒環境,鼓勵企業加入托育行列,讓家長多一種教保服務選擇,得以兼顧工作與家庭,」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國中小及學前教育組長武曉霞說。她指出,過去企業面臨的困難是空間配置、規範一致問題,門檻較高,也造成企業設置幼兒園意願低落,因此政府借鑒國外多元育兒管道,尋求可行模式,除了室內配膳、建築安全等需符合安全規範外,教室、廁所等則進行小規模的放寬與更動,例如一般商辦大樓沒有幼兒專用馬桶,可使用學習便器,便於幼兒使用廁所。「能替代的就不強求,」林萬億補充。

然而,此新法尚未獲得企業採取行動實質響應,便已引來民間團體、幼教學者以及私幼業者的疑慮。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