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實面前,職業婦女做過多少非意願選擇?

2020.02.18

by 曾多聞 (親子天下)

在現實面前,職業婦女做過多少非意願選擇?

shutterstock

  • A-
  • A+

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調查指出,美國職場對高階技術人員的需求增加,性別薪資差距因此縮小。儘管如此,職場媽媽仍然是最弱勢的一群,談到事業與家庭,媽媽們的選擇仍然有限。

皮尤最新調查發現,美國職場對於高階技術人員的需求增加,要求社會技能、讀寫技能、分析技能、管理技能的職位加薪最快。美國雇主愈來愈需要具備談判與說服等社會技能的專業人員,以及具備批判性思考與精於讀寫等基本技能的員工,由於女性在這些方面的傑出表現,使女性在職場的地位提升,性別薪資差距因此縮小。

職業婦女的兩難選擇

更細看,這個調查還有幾個重點:

1. 近年來美國職場對於社會技能與讀寫技能重視度大增,女性大有斬獲。
2. 愈來愈多女性躋身高階技術人員之列,性別薪資差距因此縮小
3. 儘管性別薪資差距縮小,差距依然存在,有小孩的婦女更為弱勢以分析技術工作為例,從事該工作的女性平均時薪為33美元,而從事同樣工作的男性平均時薪為38美元。
4. 男女在技能上的差距,仍然深植於男女職業選擇的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性別薪資差距縮小,職場媽媽仍然是最弱勢的一群在美國,缺乏帶薪育嬰假及公立托嬰中心、工作時數長以及時間不穩定、薪資成長不及通貨膨脹與房價上漲的速度⋯⋯在在都是職場媽媽的困境。婦女在生育後難以加薪,而且在父母當中,媽媽往往是負起主要育兒責任的人。

敦政經學院教授沙尼·奥加德(Shani Orgad)說:

在談到家庭政策時,政客都喜歡說『選擇』,似乎媽媽們可以有所選擇。但事實上,職場媽媽根本沒得選。

奧加德著有《回家》(暫譯,Heading Home: Motherhood, work and the Failed promise of Equality)一書,探討母職對婦女事業與職場性別平等的影響。

社會的隱形壓迫:有了事業,罪惡感卻如影隨形

華盛頓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凱特琳.柯林Caitlyn Collins曾針對135位瑞典、德國、義大利、美國的中產階級職業媽媽做過研究 她指出,把家庭與事業形容成婦女的選擇,是刻意忽視大環境對職場婦女的逼迫。社會不夠支持家庭,職場媽媽往往必須自己想辦法來兼顧家庭與事業,而當無法兩全其美時,許多職場媽媽受到罪惡感的折磨

美國福坦默大學歷史學教授、《女性主義者遺忘的戰役》(暫譯,Feminism’s Forgotten Fight)一書作者克絲汀·斯溫斯(Kirsten Swimth)說,如果我們不認清社會給職場媽媽的資源是多麼的有限,就很難進行有意義的討論。「婦女們說,我得改善生活、做出選擇,」她說:「事實上,她們是被迫在無法改善的現實面前做選擇。」

要談「選擇」,我們就不能忽視因性別、種族與經濟背景造成的不平等。很少家長有雄厚的經濟背景,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是否工作。而當我們談到「家長的選擇」,我們事實上談的是「媽媽的選擇」——很少有人會問爸爸如何平衡工作與育兒。

紐約時報作家、普立茲獎得主克萊.米勒(Claire Cain Miller)呼籲,父母的家庭/工作的平衡和偏好,由政策、文化、職場和日常生活的實際需要共同形塑,「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如果選項不同於過去,女性的選擇會不會改變。」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