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我可以」自我對話,從心底看見不同的風景

2020.02.27

by 嚴選作者 - 醜爸的父母成長教室 (親子天下嚴選)

練習「我可以」自我對話,從心底看見不同的風景

pixabay

  • A-
  • A+

有些父母在孩子上學前,只要談到考試、成績,總是雲淡風輕:「成績?不不不,我不在乎,考試不能代表孩子真正的學習,而且考不好下次再來就好,對吧?」但當孩子的成績不如預期,我們的眉頭緊了,聲音聽起來僵硬,表情嚴肅。

薩提爾模式是一種「成長」模式,整個核心信念、理論、方法都圍繞著此精神。但老實說,成長成長一直講也是挺煩的,我們都已經開始髮白眼花,啊究竟是要長成什麼樣子?我曾自以為是的這樣想,以為自己早已突破童年時,為了求生存所設下的藩籬,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不介意有無得到肯定,整個人飛向宇宙浩瀚無垠,逍遙自在。

然而我愈經歷我自己的感受,愈在每一次輕易被孩子激怒的當下,就愈對自己的「逍遙自在」感到困惑:雖然孩子很機車沒錯,但這樣快速的自動化指責、無預警的大動作權威命令,不是逍遙自在的人會做的事。

我似乎對自己的反應沒有選擇權,卻一直懷抱錯誤期待。

從「外部要求」到「自我鞭笞」

從童年時期開始,為了討好父母、師長、甚至整個社會,我們學習模仿、接受不計其數的規範與標準。雖然伴隨著批評斥責、甚至苛求,但我們卻也從中獲得好處 (例如:找到好工作)。帶著這些好處,我們繼續闖蕩江湖,成立家庭,誓言以熊科學、最人本的方式養育孩子。然而,我們早已內化、過去為了生存努力吃進骨頭裡、現在可能已不適用的陳年舊規,卻仍主宰我們。

例如,有些父母在孩子上學前,只要談到考試、成績,總是雲淡風輕:「成績?不不不,我不在乎,考試不能代表孩子真正的學習,而且考不好下次再來就好,對吧?」非常符合素質教育潮流,配合孩子自己的學習速度,這是我們以為自己對孩子學習的信念,有憑有據,經得起考驗。

你我身邊不乏抱此信念的家長 (甚至你我可能就是),但當孩子的成績不如預期,我們的眉頭緊了,聲音聽起來僵硬,表情嚴肅。也許最後我們忍住不發,但悶在心裡滾的情緒,很可能來自於已被我們內化幾十年的規條:考試最重要,成績不好表示不認真,不認真的小孩沒有人喜歡。

成年後所建立的新觀念,在幾十年來修練成精、根深蒂固的規條之前,可說不堪一擊。如果情緒平靜安穩,我們還可侃侃而談;當受到刺激,情緒出現後 (尤其是那些沒有被我們覺察的感受),就很容易退入慣性想法。

再舉個例子。我曾在一堂高階的團體諮商督導課中,學習到人是如何難以覺察自己的情緒。

老師邀請一位五十好幾、想成為婚姻諮商師的中學教師 (化名 Jerry) 來做示範;我們彼此都很熟悉,也同意保密及給予示範者任何需要的支持。

一開始,老師問他:「你允許自己生氣嗎?」
Jerry 慎重的想了一下,回答:「可以,我允許自己生氣。」

「喔?」接著,老師開始探問他許多關於生氣的對象和事件,且參雜著不置可否、甚至有點「不相信」的語氣。漸漸地,我們明顯觀察到雖然語氣仍舊平穩,但Jerry的肢體語言開始轉變。當然,老師也注意到了。

「Jerry, 你現在在生氣嗎?」
(略顯吃驚的表情)「沒有,我需要嗎?」

「我看見你不斷在變換腳的位置,手也放在胸前,變得很僵硬。」
「我想我只是有點累了。」

「不,我覺得你根本不認識自己,還不敢承認。」

接著我們所有人都看見那一瞬間,Jerry睜大眼又立即恢復,吸一口氣,告訴老師他其實不確定自己怎麼了。老師喊停,好好的和Jerry核對她剛才所說的每句話的用意,並澄清這是訓練,也邀請Jerry未來有任何因為這次練習而有不舒服的感覺時都可以打給她。我們也上前擁抱他,他紅了眼眶。

我們進行了一整個下午的討論,包括Jerry的內在權威是如何在他感覺到情緒時「管教」他,並不允許他在另一個權威:〝老師〞面前表現出來。語言是理智極致化的表現,但身體語言並不是。即使Jerry在練習前的訪談中明白談到,他已經是個可以自由表達情感的中年人,但我們每個人—包括他自己—都看見人,是如何不允許自己感受。

我真的可以嗎?

我深知在真正鬆綁內化的規條,請老是愛管我的內在權威安靜之前,許多的教養妙招對我都是枉然。於是這個寒假我有意識的和自己練習「我可以」對話,期待從心底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其中一個練習,是在泳池。

從小我就被標籤「憨慢」,學游泳當然也不例外。父親是我們的教練,每年夏天會帶倆兄弟到玉成公園練習。蛙式學的很順利,但捷式一整個不行;踢水、划手、換氣,分開來看完美無瑕,組合起來「歪勾起ㄔㄨㄚˋ」。我只記得學習捷式的過程充滿挫折,不消說父親的責備與失望,猶言在耳。

都過了40,我仍對捷式很沒信心,但游泳時還是會偷練一下。有次練習時,我吃到一點水,影響了划手,接著踢腳也不順。當我正懊惱自己踢得太急太快,破壞整體動作時,內心一個聲音響起:

「我可以游不好嗎?」
「可以,當然可以。」

「真的嗎?」
「真的,沒人在意。」

「不,爸爸在意,我從來就學不好捷式。」
「也許他還在意,但他不在這裡。」

「我可以游不好,不會有人罵我?」
「不會有人罵你,你可以游得又爛又醜。」

我一下捷式,一下蛙式,隨意的游,只要能前進就好。我可以好好游泳,不會有人罵我。我可以有很多選擇,每個選擇都有可愛跟不討喜的部分,沒有人拿著槍逼我馬上決定,我可以想一想,感覺一下,犯點錯,換個選擇試試看。

我鬆開自己,面對孩子時,也開始練習放過彼此。當然,我離自由自在還差的遠,只希望孩子長大,面對失敗時想起我的臉,不是只有指責,還有對他們的柔聲安慰。

這一點,我們都可以做到。

*本篇文章由【醜爸的父母成長教室】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本文為合作之嚴選作者觀點,不代表親子天下立場》

關鍵字:

陳其正,花名醜爸,美國心理諮商碩士。斜槓中年大叔,跨中文、教育、諮商、會計等領域,走出自己的親職教育之路。推廣父母自我探索與成長,相信「父母好,孩子會更好」,教養是以覺察及合作為主的親子互動歷程。

看更多作者文章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