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受傷,也要努力修復的關係與童年──賈伯斯與曾被消失的大女兒

2020.04.01

by 醜爸(陳其正) (天下雜誌出版)

即使受傷,也要努力修復的關係與童年──賈伯斯與曾被消失的大女兒

Lisa Brennan-Jobs@Twitter

  • A-
  • A+

渴望父親卻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麗莎用盡一切努力想成為真正的「賈伯斯」一員,卻遍體麟傷。面對父親,她想要靠近,卻無法感到放鬆與安全,親子間自然生成的親密感,是她未滿足奢望。

聽過麗莎電腦嗎?

麗莎電腦是史提夫‧賈伯斯曾寄與厚望的重要產品,華特‧艾薩克森在為其寫的自傳中提到,「…全世界的人還是把蘋果二號視為沃茲尼克的傑作。他需要一部有自己DNA的機器。」這台被史提夫‧賈伯斯寄予厚望的全新產品,還冠上了他第一個孩子的名字:麗莎。

多年後,史提夫卻當著麗莎的面,不只一次否認他用了她的名字來為麗莎電腦命名,即使他們正努力修復著彼此的關係。

小人物與大人物

“Small Fry” (中譯《小人物》) 是麗莎‧布倫南-賈伯斯 (Lisa Brennan-Jobs) 的回憶錄,也是爸爸為她取的小名之一。在「大人物」史提夫跟前,任誰都容易感到渺小,即使親密如麗莎。雖然始終企盼自己能在爸爸心中占有重要且巨大的一席之地,她仍經常覺得自己在爸爸心中毫無價值,失去份量。

應該是無比重要的長女,確曾被蘋果共同創辦人視如洪水猛獸,否定、切割無法改變的親緣事實,驚慌失措的史提夫,事後也在自傳中承認:

如果可以重來,我應該不會那麼做。那時,我心裡還沒準備好,無法扮演父親的角色,因此不能面對現實。

同樣沒準備好的,還有麗莎的母親克莉絲安。麗莎的成長過程,和母親掙扎著追尋自我交疊綜錯。

麗莎,本應是大人物的小人物,出生開始即在每一個親密關係中,用力長出自己的樣貌。

渴望靠近,卻害怕親密

克莉絲安與麗莎,維繫著共生關係多年。即使成為母親,克莉絲安還沒真的長大,對史提夫的怨懟未曾停歇,同時對麗莎的依賴與需求,卻與日俱增。媽媽和她都需要彼此,卻又厭倦對方的過度參與毀了他們其他的關係。母女間渴望著無人可替代的親密,卻又害怕靠近,渴望獨立。

和爸爸一起,麗莎卻懷抱完全相反的渴望。

在法院判定史提夫必須撫養孩子後,他也的確肩負起部分的責任,開始出錢、探望麗莎,陪伴她成長。但爸爸時而冷漠、時而熱情的相處模式,讓她卻步。當以為自己在他內心的份量與日俱增時,一個冷酷的眼神就能心死;即使進入青春期後住在一起,卻無法停止懷疑爸爸要的,是免費保母而非寶貴的親子連結。

渴望父親卻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用盡一切努力想成為真正的「賈伯斯」一員卻遍體麟傷。面對他,想要靠近,卻無法感到放鬆與安全,親子間自然生成的親密感,是麗莎未滿足奢望。

利用父親的自私女兒?

麗莎在書裡不只一次提到,爸爸的冷淡尖酸可能並非出於漠不關心,而是手足無措。史提夫‧賈伯斯擁有自己崎嶇的成長歷程,領養對他的影響流遍一生,害怕被遺棄,恐懼不被重視。這些和麗莎一樣的經歷,為何不願同理?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