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超越川普 美國版阿中部長:佛奇醫師養成記

2020.04.27

by 黃敦晴 (親子天下)

人氣超越川普 美國版阿中部長:佛奇醫師養成記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佛奇醫師(右),疫情期間每天和川普共同出席記者會,是最受信任的專家。照片:gettyimages提供

  • A-
  • A+

新冠疫情中,台灣有阿中部長帶領大家抗疫,安定人心。在美國,也有一位這樣的傳奇人物,在白宮記者會回答疫情的種種問題。如果他沒有出現,大家就會問,為什麼他沒有來?這位佛奇醫師如此有能耐,連川普都要在人前敬他三分,他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台灣的衛福部陳時中部長每天主持記者會,率領防疫主管們跟大家報告疫情與回答問題,成了很多人安心的依靠。

在美國,也有一名醫師幾乎天天跟川普一起出現在記者會上,而且大家一樣很倚賴他的看法,信任度甚至超越川普。那就是國家衛生研究院旗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的所長佛奇醫師(Anthony Fauci)。

當川普評論疫情時,記者會問佛奇,專業的看法是什麼?川普講話時,會有人截圖佛奇的表情,猜測他的內心戲。當佛奇沒有出現時,大家會問他怎麼沒來?當川普想要解除禁足令救經濟時,大家也問佛奇,真的可以嗎?何時可以這樣做嗎?甚至,有糕餅店把佛奇的肖像放在甜點上,在疫情中帶來大賣的佳績。

最有趣的是,當川普轉發一則內文包含「開除佛奇」的推特時,網友幾乎暴動了。記者問川普是怎麼回事,川普回答,轉發推文又沒什麼,他並沒有要開除佛奇,只是藉著推文重申,他早就管制中國人入境是對的。

擔任公職超過50年 和6位美國總統共事

佛奇沒有要離職,持續以已經沙啞的嗓音出現在記者會,而且告訴大家他一天洗手100次,堅守社交距離,積極防疫。這讓很多人安了心。

79歲的佛奇,是美國長春藤名校康乃爾大學醫學院的高材生,但是跟那個時代多半出於名門的同學們,命運大為不同。他的家族是義大利移民,爸爸是藥劑師,從小家裡開藥房,但一切都靠自己來,媽媽和姊姊負責顧店,他幫忙送藥到病人家。

他本來是高中籃球隊的隊長,而且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職籃選手。不過,他很快發現,身高五呎七吋的他,動作再快、球技再好,也很難拚過身高七呎的巨人,所以很快轉換目標,念了醫學院。

他畢業後,多數時間都待在公務體系,從1984年擔任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的所長後,已經在這個職位30幾年,歷經六位性格迥異的總統,跟他們合作,處理過愛滋、SARS、伊波拉、滋卡病毒、H1N1 等棘手的疫情。因為他對第一線的防疫、與病人和同僚研究的熱情,多次拒絕升遷為國家衛生研究院的院長。甚至到現在,他還在診療病人。

今天的佛奇,跟60年前的佛奇,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是哪些因素造就了他的傳奇?他對媒體說,關鍵點是1968年,距今半個世紀前的一場工作面談。當時面試他的人、沃爾夫(Sheldon Wolff)醫師,是他的良師、是益友、更是貴人,改變了他的一生。

面試上司成為改變一生的貴人

沃爾夫本來就從朋友聽過佛奇的好名聲,所以那天的面談很順利。最後一個問題,沃爾夫問他:「你喜歡吃螃蟹嗎?」佛奇說喜歡。沃爾夫開玩笑的回答,那你錄取了。於是兩人從辦公室走向實驗室,一起吃午餐。佛奇到今天,都還記得當時螃蟹和著橄覽油清香的味道與愉快的心情,只是那時,兩人都不知道之後的人生會這樣緊密交疊。沃爾夫不但是他的上司,更成為佛奇最親密的朋友,是張羅他的婚禮的主伴郎、醫學專業與人生路上亦師亦父的導師、一路互相扶持的啦啦隊、能夠坦承諫言的明鏡。

沃爾夫開啟了佛奇的視野。佛奇回憶,沃爾夫常常告訴他們公共衛生的使命,讓他相信自己不只是一個研究員,接觸到的工作跟思維也都超越新手,不小看自己。

佛奇也感謝沃爾夫鼓勵年輕人的好奇心,探索新的領域,「讓我參加我根本還不夠格參與的計畫」,提升了他的能力。有一次,沃爾夫在研究發燒的相關病症。佛奇也剛好想要結合自己的臨床工作和實驗研究。沃爾夫就慷慨的讓同僚們,也挑選佛奇的病人與症狀進入研究,並且讓佛奇想要研究的內容成為沃爾夫大計畫的一部分,結果完成了用抗癌藥物醫治非癌症病人的重大進展。

沃爾夫也教佛奇怎麼看人與用人。在那個時代,人們普遍認為科學是客觀的,相關工作多半可以控制、標準化,不太會因為人或團隊而異。但佛奇看到沃爾夫有種特別的用人哲學,看中每個人的特質,運用他的長處,而且會讓這個人很快有所發展與升遷。

另外,沃爾夫還會運用現在流行的「全人」觀點,把有類似的音樂、或是運動嗜好的人放在一起工作。他們會借用運動、樂團的哲學,彼此懂得怎麼協調、誰何時要領導、誰何時要配合的默契,讓志趣相投的團隊工作發揮更好的效果。這在當時的醫學臨床研究,是新的概念。

和強人溝通的原則:看實據、說實話

佛奇也感念,從沃爾夫身上學會問對的問題。因為醫學研究常要發揮想像與創造力,才能突破現狀。但他們總不忘記重複聚焦在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被賦予的任務是什麼、什麼是他們的使命,避免有人漫步在雲端,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了。

兩人在這個階段直接共事的時間大約9年,但他們保持聯絡,也繼續常常在不同的單位合作,並且互相切磋,直言不諱。連雙方家人,都成了好朋友。

沃爾夫在1994年過世。雖然佛奇已經獨自度過沒有沃爾夫的人生26年,但他在《紐約客雜誌》、《大西洋》月刊、國家衛生研究院等訪問中,都提到沃爾夫對他的影響。他說,他很希望只要一通電話,就能找到沃爾夫。每當他腦子裡閃過什麼念頭,想要找個人商量時,就會想到沃爾夫。

佛奇現在會遇到的難題,不只是專業與管理的武功高強,還要能折衝應對與協調應變。當然,他也被訓練出溝通的訣竅。常常有人強調他與川普的意見不同,例如,川普多次推薦奎寧能醫治新冠肺炎的療效,但當記者轉問佛奇時,他沒有直接否認,只說有個案,但要經過嚴格的臨床試驗,才能定論。

他也懂得轉移旁人的政治火藥,在被問到跟川普共事有關的敏感問題時,分別告訴《科學》雜誌與《大西洋》月刊,其實他跟川普的看法在大原則是有共識的,而且川普很能聽他的專業建議。在電視上,他也把這些事情化成家常,他只是從公衛的角度提出建議,建議通常會被採納,但有時也不一定會,看似尋常不過。

要跟不按牌理出牌的強人川普共事並不容易,川普身邊的很多大位都是人來人往,但是佛奇卻能定了下來。沒有壓力嗎?他說,他從雷根總統時代一起討論愛滋病時,就已經訂下自己看實據、說實話的原則。他從不覺得總統們要他封口,而且覺得總統們其實歡迎他說實話。不管會發生什麼事,他都會繼續這麼做下去。

關鍵字:

親子品牌館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