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故事:愧疚不已的家屬和差點永遠離開的孩子

2020.04.14 (更新 2020.05.15)

by 南宮仁 (時報出版《精疲力竭的一天:雖然想死,但卻成為醫生的我 2》)

急診室故事:愧疚不已的家屬和差點永遠離開的孩子

Shutterstock

  • A-
  • A+

家屬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孩子的意識完全清醒,我不知道對這個家庭來說,什麼樣的日常生活會繼續下去,又有怎麼樣的未來會來臨。我只會記得,差點就要永遠離開的一條生命,又完整地回到了這個世界,而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原先涼爽的早晨時分,現在被豔陽四射的酷熱所取代。從偶爾開啟的急診室自動門往外一看,短暫窺見室外的直射光線,帶著像要將整個世界都燃燒殆盡的氣勢。但這裡是急診室,一個無時無刻都人滿為患的地方,所以必須維持著適宜的空調才行。因此,即使到了夏天或冬天,在醫院工作的人都不太會感受到季節變化,季節時常在不知不覺中就悄悄溜走。儘管如此,外面的世界無庸置疑地相當炎熱,從外頭那些沒料到自己會來這裡的人們,他們那被汗水浸濕的衣角、說話時的嘴型與手勢,就可以感受到悶熱潮濕的氣候。

突然,急診室的自動門打開了。一個像是熱到快冒煙、全身曬得紅通通的人進來了。家屬看起來相當驚慌失措,眼神焦急地四處尋求可以幫忙的人。我反射性地起身走向患者,那明明就是一個孩子的臉龐與身體,但四肢卻枯瘦得像是一次也沒用過那樣。而且孩子頭上有著大大的疤痕,我猜想應該是腦腫瘤,或是小時候受到的外傷,再不然就是先天性神經系統的疾病。

孩子此刻全身噴發出滾燙的熱氣,我的手貼上孩子的頭,手心立即傳來像是火球般滾燙的溫度,幾乎連汗都沒有流。拿著溫度計來的護理師告知溫度是四十點四度,不管用手捏或是拍打,孩子都沒有反應。我沒辦法判斷他是不是原本就沒有意識的孩子,還是因為意識模糊?

「是因為嚴重發燒所以送來醫院的嗎?」

「不是的,孩子早上沒有發燒,但孩子在大太陽下……」

豔陽、四十點四度,大事不妙,是中暑。這麼嚴重的情況實在很罕見。

「孩子原本患有什麼病?」

「小時候脖子受傷,所以四肢癱瘓,平常是有意識的。」

「可以說話,也可以自主呼吸嗎?」

「可以。」

「可是為什麼會把孩子放在大太陽下呢?」

「因為我身體不舒服去看醫生……在車子裡……不知道車子會變成這樣……」

「車子裡面?」

從簡短的對話就已足夠掌握情況了。如果是一個有意識、手腳可以活動的人,在這樣的豔陽下會感知到危險,也會知道要避暑。就算沒辦法,也會走到陰涼處去喝水。但若處於被迫而無法避免的狀態,或身體虛弱卻被放任不管,中暑可能導致死亡。而且還是在密閉的車裡,孩子很快就會被烤熟的。四肢癱瘓、豔陽、生病的父親、密閉的車內,一切的條件都對上了。我腦海中出現了「遺忘孩子症候群」一詞,雖然這個名稱就像在描述永遠記不起孩子的神祕狀態,但其實是指將孩子放在悶熱滾燙的車裡之後,卻忘了這件事,因而形成的症候群。

家屬帶著承擔世界上所有罪責的表情,視線一刻也沒辦法離開孩子身上。我見到這樣的情景,也沒什麼好說的,看過狀況再談吧。

集中精神,現在必須全神貫注在孩子身上才行。處理中暑患者的第一步驟,就是一定要讓患者的身體降溫。之後除了輸液和對症下藥,就沒有其他的處置了。我向正等待著指令的護理師說:

「先給孩子氧氣,幫他吊冷的點滴。然後脫去全身衣物,把水澆到皮膚上,並用電風扇吹,讓他降低體溫。啊,這種程度的話……現在可以使用心跳停止患者專用的低體溫機器嗎?」

「可以使用,但這不是停止心跳患者專用的嗎?」

「像這種程度的話,也可以給必須急速下降體溫的中暑病患使用。」

我轉過頭來對家屬說:

「孩子現在中暑了。我們人體中對熱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腦部。雖然人的腦部可以撐到某種程度的高溫,但若是大腦的溫度上升,而裡面的體溫調節裝置無法支撐的話,大腦就會投降,孩子的體溫就會瞬間急遽上升。像這樣體型小的孩子,比起成人體溫會上升得更快,即便時間不長,也會造成嚴重的中暑。因為只要在大太陽下,車內的溫度就會瞬間上升。體溫一旦升高的話,大腦就會變質,就等於把柔軟的腦給慢慢燙熟,這樣會造成整體神經系統的破壞,引起立即性的喪失意識,有時甚至會導致死亡。現在孩子受損的狀況已到了失去意識的階段,還會繼續進行到哪一個階段,現在我們無法得知。」

「您說不知道會繼續進行到那個階段,是什麼意思呢?」

「嗯,所謂的神經,一旦受損就不會再恢復了。但是腦部是大的神經團塊,如果和其他神經一樣受損時,我們無法確切得知是否有恢復的可能性。首先必須要降低體溫,看看能不能恢復意識才行,如果沒有恢復意識的話,那麼我們也無法得知何時才會恢復,也許可能永遠也無法恢復也說不定。」

家屬一臉非常驚慌,像是想起了什麼,繼續接連發問:

「怎麼辦?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像這樣的情況,有讓神經方面受損降到最小的方法。既然很有可能意識不會恢復,乾脆直接讓孩子的體溫降低到三十二度。由於腦部受損的關係,所以在恢復期間反過來讓大腦得到充分的休息,在加護病房至少維持這樣的狀態二十四小時,然後再透過喚醒的方式來確認意識狀況,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要讓孩子的體溫降到那麼低?那麼何時可以知道孩子會不會醒來呢?」

「要等到恢復正常體溫的明天才會知道。」

「如果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的話,我知道了,那就拜託醫生了。」

我再度將全副心神貫注在患者身上。孩子體溫不久後降到三十九度了,但孩子在刺激下仍然動也不動,彷彿原本就是這樣生活。難道孩子真的一直以這樣的狀態生活至今嗎?我不禁嘆了口氣,現在是長期征戰的開始。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