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歧視:你感受不到,不表示不存在

2020.06.17

by 嚴選作者 - 黃奕雯 (親子天下嚴選)

談歧視:你感受不到,不表示不存在

帶兩小去參加Black Lives Matter和平抗議活動,希望為消弭歧視盡一份力。圖片/黃奕雯。

  • A-
  • A+

歧視的眼光,是專給「被歧視的人」看的,你感受不到,不表示歧視不存在。

最近美國除了武漢病毒肆虐外,「佛洛依德之死」更引發了全美大規模的抗爭.在這麼紛紛擾擾的時節,我一直在想,寫什麼樣的文字,可以對這世界有一些正面的影響?

你知道歧視是什麼嗎?你有被歧視過嗎?你知道被歧視的感覺是什麼嗎?

歧視,就是別人只看到你的外表,就對你有了一些評斷或想法,這些膚淺的意見,就是歧視。

因為歧視,別人會因為妳是女生,就認爲妳不會修家電,理工科不好;別人會因為你戴助聽器,就覺得你很笨或是不會講話;別人會因為你膚色不同,就把你當次等公民,或是離你遠遠的。

你一句話都還沒說,一點腦袋裡的東西都還沒拿出來時,你就已經被看輕了,你也沒有辯駁或平反的機會。

我到哈佛唸研究所時,經歷的第一種歧視是性別歧視。在化學系裡,唸物理化學的女生沒幾個,跟同學一起討論問題時,就算我先想到答案,告訴其他同學解法,他們也都像沒聽到一樣,但過了幾分鐘後,有男同學說出之前我說的答案時,其他同學就會齊聲說對對對,恍然大悟。留下一旁的我,愕然,心想:「我說的話就不是話?他說的話就是話?」這種例子多到不可思議,久而久之,你不是必須學會麻木,就是持續憤怒,或是內化這種性別歧視,自信心蕩然無存,因為「你講的話沒有分量」。

女生們如果發現自己對做研究沒興趣,不是會被開玩笑說可以去當秘書幫忙倒咖啡,就是說可以去結婚生子,試問,這些話,有人對男生講過嗎?

我經歷的第二種歧視是台灣人對聽損的歧視。比比確診為聽損兒時,我內心湧起的對聽損的歧視、不了解、害怕、擔心,其實就反映了台灣社會對聽損的觀感。我當時會覺得聽損越輕越好,會覺得比比這樣是不是未來堪憂,發展有限?當時的自己,對聽損充滿了歧視及誤解,比比從嬰兒時期就戴助聽器,每次回台灣,總有大人小孩在背後或眼前,客氣的是多看一眼,不客氣的是直接問我為什麼讓小孩戴助聽器,戴助聽器跟戴眼鏡不都同樣是輔具嗎?你有看過戴眼鏡的被另眼相看的嗎?

第三種親身經歷過的歧視是種族歧視.某次去隔壁一個四分之三都是白人的小鎮,到廚具店退貨,前面的人結帳完後,櫃檯白人歐巴桑結帳動作停了下來,開始跟另一個顧客聊天,讓我一個人站在櫃台前面等,來個「視而不見」.那位歐巴桑聊了四五分鐘後,才回頭來幫我退貨。

另外一次是去家附近的肉店買肉,後面排了個白人先生,那位白人先生問了顧店的白人小伙子今天還有沒有牛排,顧店的小伙子馬上開始要幫他拿肉切肉,我這時非常不高興,直接告訴那個小伙子,我排在那個人前面,我先來的,小伙子說:「抱歉.我沒看到你.」我當時真的是愣住了,一個人站在你面前排隊,你說你沒看到,那不就是說把我當空氣嗎?是白人才會被看到嗎?

種族歧視,亞洲人遇到的遠輕於黑人,我們公司因為「佛洛依德之死」公開譴責種族歧視,也請了高層的黑人主管來講他們的親身經歷,聽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經歷的種族歧視根本是小兒科。

某位主管是MIT大學部,哈佛商學院的高材生.然而,某次在喝咖啡時,店外有死亡車禍.他喝完咖啡出來後,被警方的直升機盯上,用槍對準他,大燈照著他,警察紛紛到來,開始想要逮捕他,他很冷靜地拿出自己的證件,也說自己是MIT及哈佛商學院畢業生等等,希望警方會因為他的高學歷給他多一點尊重。沒用,他問警方在追的人是什麼樣的人,警察說他們不知道嫌犯長什麼樣子,但你看來很可疑,最後他被銬上手銬,抓了起來,他被釋放後,聽追這案子的記者說,警方其實要抓的是四個白人男性。

你能夠想像這樣的人生嗎?不管你有多高的學歷,多好的工作,只要你剛好碰到警察,就因為你是黑人,他們就毫不考慮地先抓再說,運氣好的,被放回去,運氣不好的,可能就被搞死了。你這輩子再怎麼努力,都抵擋不了被歧視的命運,從這角度想,我們或許可以理解為什麼這次抗爭反應這麼熱烈,因為,這種人生實在太痛苦了。

以前講到自己遭到性別歧視的感受時,身邊的男性,爸爸也好,老公也好,同學也好,同事也好,最常說的就是:「妳想太多了吧,不會吧!」那種不被理解的痛苦,只讓自己對自己更懷疑,事實上是,男性根本不懂女性被歧視的感覺,因為他們從不會被性別歧視.

歧視的眼光,只有「被歧視的人」看得到。

下次,如果有人告訴你,他被歧視了,請不要告訴他:「你想太多了吧,不會吧,」你感受不到,不表示不存在。

請告訴他:「我相信你的感覺」,這樣被歧視的心靈才有力量再站起來去面對不公平的外界。

如果有人告訴你,你說的話裡有歧視的意思,請不要急著辯解或怪「聽者有心」,請靜下心來檢視自己是不是有潛意識的歧視而不自知,如果是跟性別有關,想想你會不會跟另一個性別的人講同樣的話,如果是跟膚色有關,或是跟殘障與否有關,也想想如果對方跟自己膚色一樣,健康條件一樣,還會不會這樣對待他。把潛意識裡的歧視浮上檯面,是消除歧視的第一步,是讓人進步的第一步。

我多麼希望,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理解、尊重,不會被外在的差異左右,人跟人的價值不因膚色、性別、聽損與否而有不同,我希望,我們正視歧視的本質,了解自己的歧視,進而化解自己的歧視.少一點歧視,世界就溫暖了些.

* 本篇文章由聽損是我們的老師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本文為合作之嚴選作者觀點,不代表親子天下立場》

關鍵字:

黃奕雯,哈佛物理化學博士,現居矽谷,研發儀器也當媽媽及棒球教練.比比和弟弟個性及需求迥異,帶來生活裡莫大的趣味及挑戰.希望藉文字打造出更溫暖、更包容的世界.文章發表於「聽損是我們的老師」粉絲頁.

看更多作者文章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