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父母心聲:迷霧中前行,體制外家長的希望與失落

2020.07.27

by 盧諭緯 (親子天下專特刊34期)

過來人父母心聲:迷霧中前行,體制外家長的希望與失落

攝影/黃建賓

  • A-
  • A+

會考慮實驗教育的家長,多半對孩子的學習有特別的想法,然而,有人踏進來才發現理想與現實有差距,當初吸引人的優點,可能變成日後的矛盾。

六月,是台灣學生畢業與入學的重要季節,但在此時,傳出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創辦,主打程式教育的運算思維實驗教育機構停招的消息,資策會聲明:「做下去才發現跟原本想的落差太大。」引發一陣譁然,實驗教育的理想與現實之間距離有多遠?

「真的只有進來後,才會知道並沒有外界想像的光鮮,」曾擔任台北市實驗教育審議委員會家長代表,現在營運自學生空間「一起共作室」的王正儀直言,審議委員目前的運作,僅能就計畫書來審議,並沒有實質監督的權利。

有兩個小孩的王正儀,十年前就與友人創辦以蒙式教育為理念的小學自學團。大兒子求學時由於時機未成熟,加上有出國的計畫,從自學團小學畢業後就讀私立中學;小兒子則在「實驗教育三法」上路那年,離開了自己辦的自學團,進入另一所以國、高中為主的自學機構。

小兒子讀了兩年後,王正儀決定帶孩子再次離開。她很贊同機構訴求培養未來人才的願景,然而,緊湊與實務的課程,讓小孩少了沉澱的空間,大量的電腦使用,讓小孩漸漸失去閱讀興趣

未知多|考驗親師互信

王正儀是辦學者也是自學生家長,她反思,國中階段的孩子,是不是需要那麼社會化的課程?到業界實習的課程,立意良好,但落到執行面,企業端沒有多餘人力可以指導學生,也不清楚教學目標。學校未安排適當的師資協助,學生看起來好像有經驗,卻不扎實。

此外,該團體並不鼓勵家長社群交流,「我一直認為,體制外最珍貴的地方在於大家是以村落的概念一起養小孩。」加上初創階段,很多行政事宜顯得生疏,王正儀最後選擇個人自學,並成立共作室,開設包括寫作、建築、人文、程式等課程,讓自學生與家長們有個互相交流的地方。她說,身在體制外,得面對許多未知局面,缺乏互信的親師關係,會讓孩子的教養面臨更大的挑戰。

昶心蒙特梭利實驗教育負責人張淑玲觀察,會考慮實驗教育的家長大概有幾種類型:第一種是覺察孩子的特殊氣質與人格特質,擔心體制內過於單一的教學方式與缺乏彈性的運作方式,無法照顧孩子所需的身心發展需求。第二種是從自己失落的求學歷程出發,希望孩子有機會擁有不同的學習經驗。第三種是對於未來有強烈焦慮,期待藉由體制外的教育施展「更進步」的課程,培養未來競爭力。第四種有明確的價值取向,有想要實踐的教育目標。不可諱言,也有些家長一開始其實是抱著追趕潮流的心態,覺得或許可以讓小孩來試看看。

實驗教育這幾年之所以吸引家長,正因為比一般學校有更多的可能性,但也因為從可運用的資源、老師的聘用、家長的背景、到個別學生的差異性,這些影響辦學等因素動態組合起來的多元樣貌,往往讓家長面對實驗教育現場時,有著瞎子摸象之感: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評斷的標準很難一致。

台北市文化局支持成立的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二○一六年風光成立,後來爆出市議員質疑行政能力不佳,團隊改組後,仍陷在路線之爭。一派認為應該走向更專業的技術型課程,另一派則認為,應該重視基礎博雅能力的培養,這讓學校經營仍處在不穩定的狀態。

自由多|孩子卻無所適從

「八成以上的小孩都是平凡的小孩,不要以為孩子到了體制外,就會變得主動積極,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王正儀說,這是小兒子給她的功課。她自認是開明的父母,給予孩子很大的空間,然而,個人自學的那一年,小兒子跟她說,爸媽什麼都很開放,反而讓他無所適從,迷惘自己的目標。她才驚覺,自己需要再多做一點。

「沒有完美的教育,只能找到平衡點,」身為台北市公立國小專科老師,小孩在華德福體系的C老師,當初小孩要念小學時,她幾乎跑遍了自學團體與機構的說明會,C老師觀察,多數團體都流於課程操作面的介紹,卻少提及教育的價值與哲學。

C老師後來選擇華德福體系,原因在於團體重視孩子做為人的本質,能夠帶來穩定的能量。不過,因為這樣的價值取向,她也發現學習的盲點。C老師解釋,在華德福教育哲學中,小孩在十歲之前不適合太多抽象思考,多以圖像與音韻的方式來帶領學習,但與華德福起源的德文語境不同,中文字形與字音之間,並無關聯,注音符號需要抽象的能力來記憶,華德福的孩子,在三年級之前並不會學習注音。

此外,華德福重視字形發展的理解,一次上課教的字少,也不鼓勵反覆書寫,識字量相對於一般學校學生來得少。C老師比較,以一年級為例,一般小學一學期國語有十四課,如果每課約十個生字,一學期就有近一百五十個字的識字量,但在華德福體系,可能只有五十個。「家長必須有心理準備,自己需要做額外的補強。」

資源少|老師流動率高

「家長要有夠堅定的價值與信念,能承擔風險的勇氣,否則我不建議貿然就投入,」袁軒(化名)當年是以技職生身分插班進入清華大學,之後又就讀神學院,並有多次創業經驗。這樣的人生歷練,讓他深刻感受到,世界變動太快,經驗需要修正,「我希望找到⼀個適合我的孩⼦去探索世界的學校。」五年前,毅然將準備升小六的孩子轉進自學團體。

袁軒說,在過去這五年裡,配合學校的專題課程,孩子曾經在街邊賣咖啡、在餐飲店當服務人員、在校園內與創業團隊一起賣便當、自行架設電商網站做數位行銷,學習面向豐富。

然而,他的失落在於,做為創業者,袁軒很清楚實驗教育團體為難之處,包括團隊共識的建立與磨合、不寬裕的經費、不容易找老師。尤其剛成立之初,課程較不穩定,家長較難預期開課情況,需要多次溝通,才能建立彼此共識,就算多次溝通,校方仍無法提出完整的藍圖;還有如何處理教師不適任與流動率高的問題,都考驗著家長的耐心。他說,實驗教育不是義務教育,彼此不必勉強。他提醒家長需理解,經營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不容易,要有健康的心理預備,不要誤以為是升學捷徑。

袁軒的兒子目前是升高二的年紀,上午在麵包店學習烘焙與行銷,下午就展開相關的學科課程。他觀察,相對於自己清楚教育價值選擇,身邊不少家長最大的關卡在於九年級的階段,要不要考高中?要不要念大學?家長沒想清楚,小孩也無法定下心來。他認為,「學習是一輩子的事,不需要為了二十二歲拿到大學文憑,犧牲掉生活素養的能力。所謂成功,也不是用財務數據來評斷。」

袁軒不諱言,自己不論在經濟上,或是社會資源上都相對足夠,所以有能力把小孩帶出來,「如果說體制內是準備好的套餐,體制外不僅是自助餐,更需要自己煮,甚至要自己養豬、種菜、準備食材。」他提醒,實驗教育變動多,必須做好承擔風險及對應方案的準備。

C老師就處在這樣的狀況,她很滿意孩子這幾年在自學團體身心穩定。不過,實驗教育老師的薪資普遍不高,工作時數多,責任也大,比如小孩的主帶老師,一週有二十四堂課,遠高過公立小學導師一週十五堂課的負擔。身心俱疲下,老師決定辭去教職,她不確定接下來的老師,是否能接得住孩子?

團體小|人際挑戰更大

實驗教育不管是學校、機構或是團體,因為人數不多,師生間、同學間共處的時間很長。好處是,可以建立深厚的情誼,但另一方面,因為老師薪資和發展不穩定,師生流動率相對較高,當人員組成有變動時,對於班級風氣的影響很大。而且人數少也容易造成關係的僵化,比起一般學校兩年分班一次可以重新經營關係,不擅社交的孩子,在實驗教育的環境中,可能會少了「重新做人」的機會。

更現實的狀況是,實驗教育看似讓體制內適應不良的孩子有了喘息的去處,但絕大多數的團體或機構,都沒有配置專業的特教輔導老師,比起體制內有一套處理機制及配套資源,學生不一定能被妥善照顧。

不僅如此,在實驗教育的鼓舞下,體制內學校從主管機關到老師,開始願意嘗試不一樣的教學,反而實驗團體受限於資源,很多事不容易到位。例如C老師小孩就讀的華德福自學團體,雖然規劃了德文課,就是聘不到老師。她很認同近來實驗教育家長團體提出的教育券訴求,主張政府應該依掛籍實驗教育的人數計算,將每人若是就讀公立學校平均可以分配的預算費用,回補給實驗教育團體。

「實驗教育的孩子,他們這些年來經常被問:以後升學怎麼辦?你們應該很有想法吧?在不同的選項之間,這些孩子有機會更深一層的去體會思考,什麼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尋找生命的方向。」在行銷產業工作的愛麗絲,大女兒從體制外回到社區高中,她說,最重要的真的不是課業,而是孩子如何經由帶有強烈自我意識的衝撞與挫折,認識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學著定義自己與社會的關係。

教養與陪伴是條漫長且充滿挑戰與啟發的旅程,在絕非美好的這些年裡,對投入實驗教育的家長來說,苦澀在哪裡,也許驚喜就在那裡。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

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為您推薦其他熱門好文!或點擊空白處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