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出YouTube執行長 「矽谷教母」獨家專訪:獨立思考是引導孩子一生的金礦

2020.07.30

by 黃敦晴 (親子天下)

養出YouTube執行長 「矽谷教母」獨家專訪:獨立思考是引導孩子一生的金礦

「矽谷教母」艾絲特.沃西基(右二)教出「一門三傑」,大女兒蘇珊(右一)是YouTube執行長、二女兒珍妮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副教授(左二)、么女安妮(左一)是基因檢測新創23andMe的創辦人暨執行長。沃西基提供,T. Hill攝影

  • A-
  • A+

被稱為「矽谷教母」的艾絲特·沃西基(Esther Wojcicki),三個女兒皆在專業領域有高成就,她的得意門生,還包括眾議員、國際媒體人、導演以及來自台灣的林書豪。她將自己的教養心得寫成了《養出內心強大的孩子》一書,將個人成長、教養孩子與教育生涯的精華濃縮成5個訣竅。

論影音平台,人人都用過YouTube。談起近年流行的基因檢測,第一個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可以檢測疾病風險的領導廠商,是23andMe。他們有什麼共同點?除了總部都在矽谷,兩家公司的執行長還是同一個媽媽教出來的。

這位被稱為「矽谷教母」的母親艾絲特·沃西基(Esther Wojcicki),除了本身是得獎無數的記者、高中老師,還一手打造了矽谷帕羅奧圖高中(Palo Alto High School)聞名全美的媒體藝術課程(Media Arts Program)。她的三個女兒,分別是YouTube的執行長蘇珊(Susan Wojcicki)、身兼人類學者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副教授珍妮(Janet Wojcicki)、以及23andMe的創辦人暨執行長安妮(Anne Wojcicki)。她的得意門生,還包括眾議員、國際媒體人、神經科學家、作家、導演、演員,以及來自台灣的林書豪。

人們總是問她,是怎麼教出這麼成功的孩子?這激發了她回顧人生,寫成了《養出內心強大的孩子》 (How to Raise Successful People)一書,將個人成長、教養孩子與教育生涯的精華,濃縮為「TRICK」五個訣竅:Trust(信任)、Respect(尊重)、Independence(獨立)、Collaboration(合作)、以及Kind(善良)。

這位從小就不按牌理出牌、不迷信權威的阿嬤,除了用這樣當時堪稱「另類」的方法帶大孩子,現在也遵照著這些原則帶孫子,偶爾還會讓女兒心驚膽跳。

剛滿80歲的沃西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決定從學校退休,但仍持續教學,經營個人網站與電子報、推廣企業訓練課程,持續求新、求變、學習與開展人生志業。

她的熱情跟年輕人沒有兩樣。熱愛工作,不介意在晚上加班,回覆訊息與訂約會絕不拖延。她善用科技工具,用電子行事曆管理時間,還用時下流行的Zoom開視訊。她也關心社區與國際趨勢,在採訪中滔滔不絕聊起防疫政治學,更分享了形塑她獨立思維的種種刺激。

以下是沃西基接受《親子天下》獨家專訪紀要:

問:妳歸納養出成功的孩子的關鍵,在於「TRICK」。關於教養的理論、方法很多,但妳卻選擇了這些需要投入長期心力、難以速成的價值觀,為什麼

答:這跟我的成長歷程有很大的關係。在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曾經差點因為聽大人的話,而失去生命,所以我很清楚,自己要弄懂很多事,自己找方法,不要盡信大人怎麼說。(編按:書中提到,當時弟弟身體不舒服,媽媽要帶弟弟去看醫生,請她乖乖在床上躺著等他們回來。她覺得不對勁,而且自己也不舒服,所以沒有聽媽媽的話,反而走出家門。後來她才知道,是家中的一氧化碳外洩。如果當時聽話待在家,可能就沒命了)。

另一方面,我從小很愛閱讀,從中學到很多事情,很好奇、想要探索其他國家的人是怎麼生活,這豐富了我的觀念。像是賽珍珠(Pearl S Buck)介紹中國的暢銷小說《大地》(The Good Earth),裡面有很多哲學。我還在18歲、第一次單獨旅行時,就去到了歐洲。這些都啟發我對人生有很多思考,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當我有孩子以後,教養觀也不會人云亦云。我對女兒的目標,就是他們要能夠獨立思考。

獨立思考是引導一生的金礦,幫助他們在任何情況下、做任何事情時,都可以知道如何面對、處理,好好的規劃自己的生活跟工作。

也因此,我對孩子的要求就不一樣。孩子上學時,我不是重視成績,而是要她們了解老師所教、要他們完成的事。當大女兒蘇珊10歲時,我回學校教書,但是家裡有三個小女孩,我也是要求孩子們,要能夠獨立。

很多人來問我,是怎麼教孩子的。我回想我的作法,也想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讓大家能記得,所以就歸納出「TRICK」這五個原則,希望能幫助大家。因為很多人希望孩子成功、希望孩子快樂,但是一直遇到困難,找不到方法。

問:在妳養育子女長大的年代,這些想法真的跟其他父母很不一樣,連妳的女兒都這麼說。妳有沒有遇到被老師或其他家長質疑的狀況,怎麼堅持下去?

答:的確常發生這種情況。一直到今天,也還是有人覺得我的想法和做法太瘋狂,太另類,因為大家很怕失敗。如果不是因為人們認為我的女兒很成功,可能也沒有人要聽我的方法。

我能做的,就是一直不斷的說明,讓大家了解。

在學校的教學也是一樣。我在第一年教書時,就是用在學校訓練我怎麼教的傳統方式教學生,我發現結果不怎麼樣。當時衡量老師的方式,竟然包括當掉多少學生,因為這代表老師教得夠難。但這對學生有什麼好處?就像考試,其實是在考老師,因為不信任老師,要透過考試知道老師教會了學生多少東西,而不是為了幫助學生。我教書不是為了錢,而是在乎、喜歡這件事,所以就一直想要改變,幫助學生。等到我當了科目的教學主管,我就把這些陋習改掉,換成我的方式,教學生獨立思考,強調這些重要的人生價值觀,鼓勵他們。

 從小就不按牌理出牌、不迷信權威的艾絲特‧沃西基,同時也是林書豪曾就讀高中很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她總告訴學生,錯了也沒有關係,再重新做對、學會了就好。沃西基提供,Jo Sittenfeld攝

問:當妳運用「TRICK」這些原則時,有沒有遇到什麼實際的挑戰?

答:很多人都很重視成績,用分數來衡量孩子。但我一直跟她們強調,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老師所教的內容,而不是成績。有的孩子因為成績不好,就以為自己不好,以為自己很笨。我不要讓我的孩子和學生這樣想,我覺得只要他們願意學,無論學幾次都沒有關係,學會了就好。

問:從書中的內容看來,妳的女兒真的有得到妳的真傳,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曾做過一些比較大膽的決定,像是獨自去危險的地方長期旅行,或是大學名校畢業卻決定當褓姆。作為媽媽,妳如何心平氣和、讓自己淡定面對這些事情?

答:真的有很多讓我驚訝、擔心、煩惱的時刻。像是大女兒蘇珊,自己決定到印度一年,二女兒則是自己決定去南非。老么也是從土耳其跑到俄羅斯,還去了西藏、中國等地。很多都是先斬後奏,事後我才知道過程和細節。作為母親,真的是會很揪心。但是又能怎麼樣呢?只好放手讓她們去試。就像小鳥,如果不會自己飛,就沒辦法獨立。父母心中一定會經過這樣的爭戰,但是孩子的DNA中,就是有長大後會獨立的這件事。

當時不像現在,有這麼發達的網路、通訊方式,沒法知道她們的狀況如何,所以真的會很擔心。如果是現在,會好一點。我會告訴父母們,至少孩子從很小的時候就有手機,電腦也很普遍,都可以聯絡、看到他們的樣子。所以可以讓孩子試著獨立,但要教他們跟家長保持聯繫。如果父母過度保護,孩子也會很不好過。

父母要正面看待孩子獨立這件事情,而且當孩子覺得自己很獨立、自主時,他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有好的表現。

問:現在的社會跟以前很不一樣,也讓父母面對很多新的挑戰。像是數位產品、社群媒體、假新聞等等。妳仍然在第一線教學,也很了解孩子們的實況。可否分享,父母要怎麼應付新的挑戰?

答:因為網路、社群媒體、數位工具的興盛,讓大家太重視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領域的學科,反而忽略了歷史、社會科學、人文這些博雅教育(liberal arts),了解人們的行為,怎麼思考所接觸到的資訊、新聞。

就是因為年輕人太著重在STEM,缺乏人文素養,所以不會思考和分辨什麼是故事、觀點、事實或意見。

美國新聞博物館|真假新聞教材開放全世界使用

另外,很多學校用控制網路的方式來應對,或是父母沒收手機,而不是教學生怎麼使用網路和思考,如何分辨是非。我們應該教學生,不是把有問題的東西藏起來。小孩很聰明,知道怎麼破解。他們也不喜歡被處處管制,會覺得師長很獨裁。他們可能不會講出來,會隱藏自己的感覺,那更糟。他們總有一天會反抗,而且當那一天來時,通常不會是用很好的方法。

與其管制、限制孩子,我們應該跟孩子合作。我自己的例子是,在家族聚會時,讓孫子們自己討論,要怎麼管控使用數位工具,讓他們自己提出規則。令我驚訝的是,他們提出來的規則,比大人想像的要嚴謹得多。我們要相信孩子的能力,因為他們自己參與了決策過程,更會尊重、遵守結果。如果由大人一味強制管制,就像政府立法一意孤行,立出民眾不認同的法,民眾就不愛遵守。

問:妳在矽谷這一帶教書,有大量的高學歷父母,他們對孩子的教育多半很有想法。從妳的經驗看來,高學歷父母在教養上有什麼盲點?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

答:這是個富裕的學區,父母很有成就,高學歷,有自信,有不少直升機父母,想要控制孩子,帶來了很多問題。例如,出過詐欺入學的案例,孩子陷入憂鬱,先前還有自殺率高的新聞。想要控制,是人類早就有的課題,不只是父母,政府也一樣,我在大學的時候就對政治學有興趣,研究各國如何治理國家與人民。很明顯的是,以控制為出發點的事情,結果都不會好。

同樣的,與其控制孩子,父母應該尊重與信任孩子。

問:妳的學生都是青少年,要改變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很不容易。如果到了青少年階段才發現先前的問題,例如疏離、失去互信、缺乏恆毅力,妳會怎麼說服他們改變給父母什麼建議?

答:我的課會受學生歡迎,是因為在這堂課上,學生間可以有很多討論、彼此交流,我也放手,尊重、信任他們,讓他們自己動手做,自己決定很多事情。在課堂中,這些做法就會漸漸改變學生。

從父母的角度,因為這是在全國受好評的課程,所以他們知道我們的做法和經驗已經有好的成果,也會願意聽聽我的想法,我會對他們解釋我的哲學,他們會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以及用什麼方式管理學生。

因為我把控制權給孩子,所以孩子在過程中可能會犯錯,他們也要承受後果。但我告訴他們,錯了也沒有關係,再重新做對、學會了就好。父母們也能理解,如果要一味地控制孩子,會讓孩子很不開心。

問:在台灣,就跟矽谷一樣,競爭很激烈。有些父母的確重視價值觀與品格勝過成績,但是這種堅持也會面臨來自學校老師或是其他親友的壓力。可否給台灣父母幾句話,鼓勵跟妳一樣注重、希望堅持「TRICK」教養原則的人

答:如果有人質疑這樣的教養方式,他應該也質疑了孩子的發展。我給父母的鼓勵,就是請父母一定要相信你的孩子。因為當你相信你的孩子時,他們也會相信他們自己,會愈做愈好。如果他們發現被質疑,會感覺很不好。

我曾跟虎媽蔡美兒同台辯論過,大家如果讀過她的書,就會知道其中的不同。從她的書跟這些辯論,就會知道控制孩子、一味追求成績的教育下,孩子有多不快樂,這有多不必要,而且孩子也未必就會成功。

問:書中提到,現在美國有其他學校也採用了同樣的概念在教育孩子,可以舉例嗎

答:有的,最大的,在聖地牙哥的創新學校High Tech High,有上萬個學生。他們有個特許學校的系統,學校都在這個做。另外,每個州也都有幾個學校、或一群一群地在推廣這個概念。

為了幫助學校和家庭落實這些想法,我有一個網站,會定期放上新的文章,也可以訂電子報,收到更新訊息。

問:妳也提到了,有些企業也強調「TRICK」這些概念。他們是怎麼做的您觀察到,企業對新世代員工的期待是什麼?

答:包括像Google、沃爾瑪、麥當勞這些企業,都希望員工能夠合作、獨立、創新,培養他們有TRICKS的特質。這些是息息相關的,像Google信任員工,給予員工時間、獨立發展非工作領域的計畫,所以一直能創新,有競爭力。

我們如果去看員工離職的原因,多數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不快樂。很多企業想要培育員工,透過訓練一起工作的人,成為有TRICK文化的組織。我發展了一套在企業內推廣、訓練的教材,也成立了新的網站Gratus Lab,教企業怎麼推展與實踐。

在這個時代,怎麼對待員工真的很重要,要透過他們,才能創新與成功。而企業也希望員工學習這些,用團隊合作的方式一起工作,把彼此當成信任、互相尊重的夥伴。

這不是只有對大企業重要,而且如果像Google那麼大的企業面對那麼多員工都能做,中小企業也可以。現在有很多中小型企業在這麼做,而且在小型公司,更容易做。

天馬行空的點子,都在解決真實問題

《養出內心強大的孩子》|7月31日出版

關鍵字:

熱門消息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由popin提供

我要留言

謝謝您的填寫!
您目前有310 親子幣
可免費閱讀31篇雜誌文章!
回首頁
觀看我的點數
轉寄好友
留言檢舉
請問專家問題檢舉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2018 MAKER PARTY 開展倒數24小時!


本日最推薦:

<<會員專屬優惠>>點此連結,下載存圖至MAKER_PARTY現場購票享有200元優惠價。

2018 MAKER PARTY即將來臨,準備好了嗎?不緊張,立即下載,圖文攻略懶人包,活動訊息一把抓。


溫馨提醒:已經購買電子票券或是預約工作坊的讀者,票劵與行前通知已經寄出囉!先收信,做好準備,不慌不忙與孩子共學共玩一整天!


不要再顯示